Branch

翻資料時想起很久之前因為工作而有機會和一位會催眠術的退休老教授聊天(其實那玩意真的沒那麽玄,還需要藥物幫助的),
他告訴我他可能找不到找班人。
我問為甚麼?
他說有天份的人已經很少了,更重要的是,那個人,要善良。
想想教授的神情啊,可惜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