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DM/RW】C for Cat,( BY Branch, 短篇。)

C for Cat.

 

寫在前面:

其實我不太會改文名。

 

 

 

 

黃昏時分,Draco走到Ron房子門前,按了下門鈴。大門閂自動開了。他不太想說這裡是Ron的家,畢竟這房子是Ron和爛疤頭的合租的地方。Draco穿過院子,不知道爛疤頭是怎麼說服Ron的,房子只有一層,佔掉院子很大片面積。他看到Ron的車子剛剛好卡在車庫內,停車的技術不太好。

他內心嘲笑了Ron一下,打算等會繼續用這個點好好攻擊這個堅持自己的駕照技術很好的人。

 

禮貌性地敲了一下門,門把上的小獅子抬頭看了他一見便退開了尾巴,把鎖開了,讓Draco進去。

 

客廳空無一人,Ron不在客廳。Draco一般會直接地走到Ron的房間。這可以避免在這個屋子裡碰到爛疤頭。也不是說遇到他有多糟糕,但是就是會不舒服。老實講,一想到爛疤頭會光著上半身在這房子走來走去他就不爽。

 

來到Ron房間門前,房門上還是有一個歪歪的「R」,Draco聽到從房間裡傳出椅子移動的聲音、Ron低聲咒罵的聲音,以及——貓叫聲﹖

 

「Weasley﹖」確定自己沒聽錯的Draco敲了下Ron的房門,沒有預想中來開門的腳步聲,Draco有點出乎意料之外。Draco轉頭看了一下在客廳和房門,想著應不應該和房子門外等,在這裡真的很不自在。

 

在Draco還在思考的時候門開了,「Malfoy你自己進來,」Ron的聲音似乎裡甚麼擋住了,Draco推開房間的門,沒有看到人,但在床邊看到Ron的腿。Ron正在用在一極扭曲的姿勢伸展著,人的上半身還在床底,Draco沒有看到Ron的表情,但都覺得莫名的可笑。

 

Ron似乎是在床底下掙扎著,或者說應該是打算把甚麼往外拉。Draco又聽到一聲輕輕的貓的聲音。Ron又罵了一句,身體又往外一下。

 

突然貓叫的聲音變得低沉,有點變得如狗的叫聲在吼著,Draco暗叫不好,果然就聽到Ron叫痛的聲音。Draco走到床邊,從Ron頭的方向(他猜)的方向蹲下。他看到Ron半曲著身子,手往床頭方向伸,從他手的動作來看,貓似乎是卡在床與牆之間。貓的腿有兩隻伸出了床下,但頭和身子似乎是卡住了。

 

他也沒搞懂這隻貓是怎麼能夠卡在這個位置的,更服氣Ron的智商。「Weasley,」他又看到Ron的手被貓抓了一下,但Ron沒有躲開,任它抓著。「你不能把貓縮小點嗎﹖讓它自己下來不就好了嗎﹖」

 

「啊﹖」Ron一頓,他往Draco的方向看了一眼,「對喔。」不用看得太清楚他也知道Ron現在是紅漲了臉。Draco順手在手袋摸出了魔杖,在Ron還是扭著身子找魔杖時把問題解決。

 

貓得到解救後,馬上衝到門邊,但看到門口是關著的,一個急轉身便躲到桌子下。

 

「果然是物似主人,兩個都那麼蠢。」Draco交叉著手,居高臨下地看著在地上休息的Ron。

 

「不,那不是我的貓,它才不蠢。」Ron別過頭去,有點尷尬又有點不知所措,「那是Crookshanks,Hermione的貓。」

 

「喔,麻——Granger,那——就是一隻自以為是的貓。」Draco一下子想不到怎麼回應。Ron顯然不是太想討論下去,「Hermione太忙,最近一段時間沒空照顧它,本來是Harry在照顧它的,但顯然Harry比我更忙——」Ron歎了一口氣,「她是拜託Harry,不就是在托我嘛!」

 

Draco理解Ron的意思。

 

 

他知道Granger是Ron的前女朋友——好吧這地球上誰不知道。剛分手的時候,當時Ron和爛疤頭進行著正氣師的閉門式訓練,也就這樣可以才可以避開煩人的記者追訪(他當然知道,付錢買新聞這種事他也有做,但這段黑歷史他真的沒打算坦白)。與此同時,Granger其實也往蘇格蘭去讀著她的法律系。就是最近才回來的。

 

 

這約兩年多的時間,Ron和麻種之間都沒怎麼有聯絡。用Ron的話說,其實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聯絡麻種。這Draco當然清楚,比Ron更清楚Granger的狀況。這也不知道為甚麼,Draco其實也怕Granger回來。

 

Granger的貓放在這裡,也就Granger知道其實照顧貓的責任最後會落在Ron身上。但Granger並沒有直接找到Ron,而是找Potter這個中間人。

 

 

Draco不屑於Granger這種小心思。

 

 

「喂,Weasley,你不餓嗎﹖」他回過神來,看到Ron還是躺在地上,忍不住問了一句。

「餓,我餓得可以吞下一隻牛了。」Ron歎了一口氣,Draco注意到。「我這就跟你出去。」Ron從地上起來,「但是我是先得把這隻貓餵好。」他走到桌子邊,把手伸到桌底,這次一手就把貓從桌子下拿出來。

 

Draco走到門邊,等著Ron出來。

 

「等等,Malfoy。」Ron把貓抱在懷裡,左摸摸右掃掃,眉頭緊皺,Draco也覺得一點不妥,他走近Ron低頭看著這隻貓。貓在Ron的懷裡顯得死氣沉沉,他伸摸了一下貓,「體溫很低,心跳有點快。」Ron把貓轉到他手上,Draco有點不自然地接著。

 

Crookshanks並沒有太大的掙扎,就叫了一聲,被Draco瞪回去了。

 

 

Ron蹲下去看桌底,「喔,Crookshanks它吐了!」Ron說,順手施咒清理了下地面。Draco看著Ron,Ron的表情出現了小許慌亂,「該死的Crookshanks不是要快死了吧,我怎麼蠢的呢﹖走呢我們這就去St Mungo's!」

 

「St Mungo's怎麼可能有獸醫,用來醫Weasl就有餘。」Draco說。看來今天打算外出的晚餐沒有了,「來我家。」他說,然後嫌棄地把貓扔回Ron懷裡。

 

 

~~

 

Malfoy莊園有各種牲口,有自己的獸醫不是一件奇怪的事。Draco叫來了獸醫為貓診症。貓沒有大的問題,似乎是水土不服,又受到驚嚇,一下子嚇吐了,又被自己的嘔吐物嗆到了。

 

Ron則顯得十分自責,一在跟獸醫討論自己是不是有甚麼事情做錯了。聽到的Draco也覺得心煩。「Weasley,不是說了這是意外嗎﹖」

 

「我知道,但是我總得給Hermione一個交代啊。」Ron煩躁的吼了一句。「我都寫信給她了!第一次寫信就告訴她,『喔,你知道嗎﹖你的貓差點被我殺了!』」

 

「沒有,」Draco一下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天知道他應該怎麼說。天知道他要教自己的男友怎麼面對他的前女友﹖

 

 

這時在耳邊收到小精靈的通知,Granger已經在莊園外要求接見。Draco看了一眼在抱著貓的Ron,決定先見一下Granger。

 

平日他不會自己走到大門口去接人,連Ron也不會,Granger就是第一個。天色已黑,Granger盤著髮,一身精簡的巫師袍,手上還拿著書看著,另一手拿著魔杖舉著光。直到Draco走近門邊示意把大門打開,Granger才蓋上書本,抬頭看到了Draco。

 

Granger應該是沒有預到Draco會親自出現。Granger把書收起來︰「嗯,我收到Ron的信,說我的貓在裡面,請問我能進去把我的貓接回去嗎﹖」

 

Draco沒有回應,他只是轉身示意Granger跟上。

 

 

走回去獸醫的路程被Draco不經意地拉長,走過了花園,走過的湖邊。Draco還在想應該要怎麼開口。說麻種的貓果然是雜種所以體弱﹖聽起來也覺得幼稚。不,他不想和Granger有交流,怎麼都不想。

 

 

「那個,謝謝你,Malfoy。」Granger突然快步地跟上來,而Draco則停下了腳步,看著Granger,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Ron和Crookshanks,都是我的家人。」Granger對上Draco的視線,沒有避開。不得不承認,Granger太聰明了。「我知道之前Ron是在躲著我,所以我沒有直接和Ron聯繫,看來今天要和Ron好地談一談了。」

 

 

是的,在Draco的心裡,Granger是一條刺般的存在。如果Ron真的是放下了,為甚麼還是那麼在乎Granger的想法﹖Draco心裡也沒底,他猜不出Granger在Ron心裡的位置。說穿了,是Draco沒有安全感。甚麼自以爲的家人。Draco一直討厭這個說法。

 

他把Granger送到診室門口,沒有進去。他不敢。

 

 

 

~~

 

 

 

也不知道他們倆那天說了甚麼。Ron在得知Granger回來後的緊張感自那天之後消失了。平日閒聊提起Granger的次數快要比得上提爛疤頭。

 

 

Granger說先讓貓還留在Ron的屋子裡,說先由Ron照顧著,讓Granger安頓好房子的問題再把貓接走。而Ron巫師袍上黏著薑黃色的貓毛,越來越多。

 

對喔,他們都在魔法部共事。Draco他們口中的公共事業服務大眾表示沒有任何興趣。

 

 

 

雖然提起Granger會讓Draco覺得煩,但是,Draco還是鬆了一口氣。

算了,他默默陪Ron走進了貓糧店。隨手往最貴的貓糧貨架上的試食區拿起了一塊貓糧餅咬了一口。

 

好腥。

 

 

 

 

【DM/RW】A for Apple, B for Boy,( BY Branch, 短篇。)

A for Apple, B for Boy
 

 
「這個音你彈錯了,Draco」,鋼琴老師低著頭說著,「看來你對這個連音的掌握還未夠熟識呢。」條長的手指覆在小小的手掌上,鋼琴老師再次彈出了琴譜上的節奏,但是小Draco的心思一點都不在老師的身上。
 
英國難得的太陽啊,然而小Draco已經練習鋼琴練習到有點小脾氣了。
 
為甚麼自己要學這個又學那個呢﹖
 
小Ron也不會啊。
 
 
 
 
~~
喂,你有朋友嗎﹖
 
~
 
在一個魔法部的酒會上,小Draco看到了一個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小朋友在湖邊遊蕩著。
 
那個小朋友有著紅色的頭髮,手上抱著一個看起來跟家裡Dobby用來刷桌子的抹布差不多陳舊的小熊。
 
好髒,小Draco想。
 
小Draco看了周圍一圈,父親在跟幾個肚子大到都可以擋在自己頭上的人聊天,估計沒事時間理會自己的了。Goyle和Crabbe都不在。
 
真沒意思,他想。
 
然而他看到那紅髮孩子蹲下來,在對著一隻烏龜……笑﹖
 
他眼見自己實在是太無聊了,便走向那個小孩子那。紅髮小孩衣服雖然舊了點,但起碼比他手上的小熊好多了,看起來也是乾淨的。
 
 
「喂,你在幹甚麼﹖」小Draco故意繞到紅髮的身後,站在紅髮5步外的距離問。
「咦!你會講話的啊﹖」紅髮突然似乎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倒,音調還提高了不少。
「你不會看人嗎﹖是本少爺在你後面。」小Draco覺得這紅髮實在是蠢死了。
 
紅髮其實在聽到小Draco說的第二句話已經轉過來了,看見了陌生的小朋友,紅髮連忙站了起來,只是小熊還是不小心地掉到地上,他又忙著去把小熊撿起來,手忙腳亂的。
 
小Draco有種被人忽視的感覺。
 
「呃,你好,」紅髮終於抱穩了小熊,「我是Ron Weasley,」學著大人所教的禮儀,小Ron伸出了右手,然而可能剛剛蹲在地上的關係,小Ron手上沾了一點泥巴,小Draco看了下那隻手,忍不住皺起嫌棄的眉頭。
 
「OH sorry, 」Ron連忙把手往身上擦了擦,但似乎想起甚麼的便把小熊往右手一放,向小Draco伸出了左手。
 
「Draco Malfoy。」小Draco沒有伸出手,只是說了自己的名字。
小Ron輕輕咳了一聲,似乎是想忍著笑,加上那紅著的臉,小Draco更想確定了這個想法了。
「笑甚麼!」
「沒有沒有」小Ron搖搖頭,「很高興能認識你。」紅髮送上了一個安慰式的笑容,大大的,小Draco好像沒見過誰在自己面前笑得如此開懷過,「你有其他朋友陪你來嗎﹖」
「沒有。」小Draco其實很想走開,但是,好像那群大人更無聊。父親說這個酒會是擴闊社交圈子的手段,或者可以先從這個小孩試下手﹖好像是要找共同話題﹖
 
小Ron看著這個說了兩個字就沉默的同齡人,突然有點不知所措,平時兄弟們都會自己接話啊,一下子小Ron便覺得有點不自在了。
 
「你,有甚麼愛好嗎﹖」小Draco開口。
「甚麼都有!」小Ron看見這個孩子終於發話也鬆了口氣,「我甚麼都愛玩!」哥哥們說自己最愛玩了。
「會鋼琴嗎﹖」
「不會。」
「會聽歌舞劇嗎﹖」
「好無聊。」
「會看古畫嗎﹖」
「呃,不知道。」
 
小Draco想,平時父親不都是問那些大人這些的﹖!明明都可以聊下去!「怎麼你甚麼都不懂!」小Draco有點不耐煩,平時那用他操心這些﹖Goyle和Crabbe自己會說話的。
 
「我,我,我——」小Ron也有點不好意思,「我有小熊,送你﹖」小Ron雙手奉上手中的小熊,期待著小Draco把它接住。
「不要,髒死了!」小Draco覺得沒意思,轉身打算離開。看到地上的小烏龜便覺得來氣,於是住小烏龜身上一踢———小烏龜馬上把自己縮起來,於是整個圓滾滾的東西滾啊滾啊滾,最後「咚」的一聲掉進了湖裡。
 
「喔,」小Draco覺得心情頓時好了不少,其實他在家也想這樣做,但是母親說這不合禮教,便禁止他做了。「怎麼樣,厲害吧﹖」
 
 
 
可是小Ron不這樣想,他紅著臉,似乎想哭,但忍下來了。臉上氣鼓鼓的。
 
 
 
「太過份了!」小Ron說,「小熊不送你了!」小Ron往身後退,「不跟你做朋友了!活該你沒有朋友!小烏龜也是我朋友,你為甚麼要傷害他!」說完,小Ron就跑掉了。
 
「喂!」小Draco不明所以,轉身也走了。
 
晚上父親問他去哪了,他沒有把遇見Ron 的事講出來。因為那個是個失敗的例子。
 
 
 
然而,在檢討的時候,Draco在想,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錯了呢﹖
 
 
 
「父親,你知道Ron Weasley嗎﹖」
「知道,這種低賤的人,我們不必和他們交流。」
「是嗎﹖」
 
 
 
 
 
 
~~
 
 
「所以我是你人生的第一個挫折啊,」Ron在床上滾了一圈,「榮幸啊,你不說我真的不記得。不過我記得你說的那隻小熊,那是我某年的聖誕禮物,我還真的挺喜歡的,居然還想到送你,那時候連我妹妹我都不讓碰呢。」
「窮鬼果然是窮鬼,聖誕禮物也是二手的。」Draco看到Ron滾遠了,伸手想把人拉過來。
「那是一手的!本來是新的!」Ron大聲地反駁道,順手拉遠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不可能,」Draco說,

「你唯一擁有是一手的東西,是我。」

爛尾,文題未定(HP/RW)

「午安啊,Harry,」 Luna面上誇張的太陽眼鏡,坐到Harry的床邊,Luna一身五彩繽紛,大大的耳環叮叮噹噹地響著,倒是和銀灰色的頭髮十分相襯。然而在Harry素淡的房間,Luna這身打扮還真是有點格格不入。

「嗯,午安。」Harry閉著眼,好像自從Ron過世後Harry就再沒有出現過公眾的視線了,「我還是能感受外面的天氣的,今年的夏天實在是太熱了。」

聽Hermione說,Harry吃得越來越少。睡得也越來越少了。

「你倒是知道的啊,那你還約我這大中午來你這裡,我這個老婆子走路早就不利索的。」

看著Harry瘦下去的面,和當初還可以淡然地主持Ron葬禮的Harry一點都不像。
那時的Harry,精神還是挺好,直著腰念著禱文。
現在的Harry,真的像是一百多歲的老人家。

Luna自然地拿起桌邊為自己準備的茶,喝了起來。
嗯,味道還是挺可以的。

她轉頭看著Harry,靜靜地等著他打算和自己說甚麼。」
「喔,你倒是成了一個FASHION ICON。」
是嗎﹖Luna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扮,「我只是喜歡穿我自己喜歡的東西。」

「真好。我好像從來都沒有真正擁有過喜歡的東西。」

喔,正事來了。Luna放下手上的茶杯,雙手放在膝上,低頭看著Harry,「我們偉大的Harry Potter啊,」Luna說,語氣的調笑止不住,「我這個老婆子有甚麼可以幫到你呢。」


「幫我寫個訪問吧,」在一陣沉默過後的Harry發話,這幾個字似乎讓Harry花了很大的勇氣說出了。他面上的皺眉看起來更深了。

「哎,我手上的出版社出了名就是寫最小道消息、最不真實的出版社啊,讓我出版是不是太不真實啊。」雖然這樣說著,但Luna從手腕上眾多個手環中取下了羽毛狀的手環,把它弄直,那是支自動羽毛筆,跟隨著Luna很多年了,又從衣服裡摸出了羊皮紙,它們在一旁自動就位,Luna笑了笑,「我這是多少年沒幫人做訪問了,看我啊,羊皮紙都少帶來了。」

「能請到你特意為我寫這個,這是我的榮幸。」Harry把視線轉到牆上的照片上。

整個房間就數這張照片所擁有的顏色最多了,那是一張麻瓜的照片,照片裡的Harry和Ron抱著對方肩,在洞穴屋門前拍下的。

「他笑得很好看。」

「是啊,我倒時沒有看見過Ron哭鼻子過。他結緍前在家門前拍的。」

「呵呵,」Harry輕笑,一臉寵溺,「我有啊,他哭起來啊,可難看極了。」

「沒有Hermione的。」Luna看了一圈,房間裡沒有別的照片,「我還是以為會把Hermione的放在房間裡呢。」
「有,在客廳裡,有我們三個人的合照,你等會可以去看一下。而且Hermione早嫁人了,我還在房間裡放著她的照片多不好啊。」

「Ron也改姓Malfoy了,你也不把Ron的照片放在床邊。」

「不不不,他是加了姓,加自己的姓前面加了Malfoy的姓,他還是姓Weasley的。」Harry眼中閃過一點精明,「那是我的主意,我知道會把Malfoy氣倒。」

「喔Harry,這可是新聞呢,我們只道Ron拉不下面來所以不把自己的姓改了。」Luna也不和Harry急,順著話接下去,她隱約能感覺到一些事,但是Luna不急。

「那是我的私心。」
「那是,誰不知道你和Malfoy是死對頭呢﹖」

Harry又陷入一段沉默,看起來是在想事情。Luna也沒有不耐煩,拿起桌邊的茶。可惜沒有點心呢,Luna想,怕是Harry是最近對食物需求減少了吧。Luna在心裡歎了口氣,回去還是寫封信給Hermione好了。

「我愛他。」
良久,Harry說了句話,輕輕地。


「終於說出來了。」Harry好像是真的鬆了口氣,身體是軟下來,轉身動了下,換了一個姿勢,面對著Luna,「我忍了這句話差不多一個世紀了。」

「我相信Hermione能感受出來的。」Luna說,手邊的自動筆一頓,老實說Luna確實是是吃了上一驚。她想起年少時曾經想過這個可能,但後來從Harry的表現來看,Luna早就沒有再往這方面想了。以前能感覺出來是一回事,到Harry的現在的口中說出來是另一個事。

還是挺震撼。

「是啊,」Harry說,「多麼聰明的女孩啊。她在很多年前就問過我,為什麼不阻止Malfoy。」


~
「Harry啊!」Hermione難得一次對Harry發那麼大脾氣,「你真的讓Ron跟Malfoy走了﹖那是Malfoy!那是Ron!」
「我知道,」Harry任得Hermione扯著自己的領子,他閉上眼,整理下了自己的情緒,他其實實在是不想面對Hermione質問的眼神,但Harry還平復下來,「Malfoy是我們的人,Ron喜歡他,就讓他們去吧。」
「這就是你的大局為重﹖」
「至少我是知道Dumbledore讓我去做甚麼。」

~

「是啊,」Harry繼續說,寂寞的氣氛繞在Harry身邊,轉不走,「為甚麼呢﹖」
「因為你是救世主啊。偉大的Harry Potter啊,沒有甚麼你是不能做的。」
「有,多得去呢。」Harry一頓,「我不偉大,不。我只能躺在這裡讓自己離去。」

「我想死去,但是又沒辦法。」Harry的語氣很平淡,似乎在談論天氣一樣。

「他走了,你想陪他﹖」
「不是,其實他走了,我反而輕鬆了。」Harry說,「只是我覺得我在這裡沒有事做了,太無聊了,畢竟,我守了他一輩子了。」

「就好像Snape守護你媽媽一樣。」Luna想起那個動人的故事。
「教授比我偉大多了。」Harry說,他雙手擋住了臉,聲音發很有點沙啞,「Dumbledore其實很殘忍,他告訴我,用愛可以戰勝一切,卻讓我把所有我愛的東西由我身體裡割捨出去。」Harry說著,身體似乎止不住地震顫著,「把愛戀從思想中洗去,但是這種愛戀早就刻在靈魂裡的啊,怎麼把它清出去呢﹖」

「你知道我當時是怎麼過來的嗎﹖」良久,Harry雙手放下來,身體也平靜下來。Luna看著那雙眼,乾淨得很。多少年了,Luna都沒有見過Harry放下防衛的神情。所有人都說戰後的Harry缺少了靈氣,Luna現在或多或少理解了。




~

「我做不到。」Harry跪在地上,「教授,我做不到。」
「你只有做得到,或者死。Potter,封閉你的心靈是你必須學會的事。」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去想他啊,他是我活下去的目標啊。」Harry感到胸口鑽心的痛,整個人沒有了力氣去支撐自己,Harry沒辦法阻止自己的身體震顫著。
「Potter,你放不下。」Snape舉起手中的魔杖,「那放下就是他的屍體了。」
「我做不到。」
「那你就等著你的衛斯理在你面前死去吧。」
「不,不,我不要,」Harry絕望了,他想到某個畫面,「好,好,好,」
「我再試試。」

~

「我愛了Ron一輩子,但是我要讓自己忘了,我要把所有愛收起來,我要變得無情。我把那份感情收到了最角落裡。然後用餘生去想念這份心意。
「有時我覺得和Voldemort本質上並沒有甚麼分別。
「但是Dumbledore說,有。他讓我要記住愛的感覺,但是不能把愛表現出來,要把他封閉起來。
「這是一種折磨。
「你明明很愛很愛一個人,但是你需要把這種愛由血肉裡割捨出來。
「我當年看著Ron,我親手把Ron送到Malfoy手上。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
「但我笑得比所有人都高興。
「我甚至沒有去麻醉自己。
「當時我告訴我自己,這是我的家人。我要祝福他。
「他是最好的,他值得最好。而我不是。
「我一生,都沒辦法擁有自己愛的東西。
「很可笑對吧,我母親用愛把我的命換回來。」

「某程度我和Voldemort很像,他是不明白愛,我是明白愛,但是我這生不可能有。」


在Harry的喪禮上,Luna歎了口氣,拿出了收著很久的手稿,摸著這幾張羊皮紙,念完了手稿上面的文字,自語道︰「其實你比那個人好得多了了,Harry,那個人記不起他愛過人,而你記得啊。」

「你放心,這訪問會讓世人看見的,但等著我死後再出吧,反正我人都死了,那些記者就不可能找到我了,畢竟Malfoy家的人一定不會放過我的。」Luna收起了手稿,輕鬆地與身邊的老朋友打個招呼,老朋友啊,見一個少一個了。

其實大家都沒有悲傷的表情,聽說Harry走得挺平靜的。


~~

就是沒有相信的報道是真的,剛剛就是最真的。

其實Depression mood真的好可怕,
你陷入甚麼都做不了,又沒辦法把自己拔出來的感覺。 。。

由5月開始忙,估計拖到7月中。。。。
啊,
想寫文甜下自己但沒靈感。。。。
啊。。。。。

See what I finally get!!
OMG the pregnancy  guide is so cute that I can't stop laughing!
Love this story damn much😗

Weasley is MY queen

一覺醒來,Draco按了下額頭,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腦袋弄清醒一點。該死的麻瓜酒精,無聲無色地把自己放倒到,簡直是不成體統,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周邊,涼風從被打開的窗戶吹進來,Draco稍清醒了下。

噢,該死,他是在爛疤頭的房子裡喝多了,還躺在他家的沙發上——Draco坐了起來,他一刻都不想呆在Potter家。

 

 

 

Draco拉了下自己身上薄薄的被子,「HEY,Malfoy,你還好嗎﹖」聲音由沙發後傳過來,是Ron。

「不好。」Draco靠回沙發的靠背,天啊,爛疤頭家真的不剩幾個錢嗎﹖買個沙發都那麼硬。他抬頭,Ron正低頭看著他,一副想笑不笑的樣子。

 

 

「Weasley,」Draco被看得很不舒服,「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真的有夠蠢。」

Ron聳了聳肩,好像想起了甚麼,突然笑了起來,金色的睫毛眨啊眨,Draco目光就像被鎖定在那眼角,可能連Ron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笑起來眼角皺起的細線真的很好看。

 

真好看,Draco想。

 

「不,你昨天的樣子更蠢啊哈哈哈哈哈——」

「甚麼,」Draco突然清醒過來,這種笑聲是有點特別意思的,「甚麼﹖」

「我發現你挺有創作天份的,Malfoy,」Ron回過了一氣,清了下喉嚨,模仿某人的語氣,用著熟悉的音調︰「Weasley ismy Queen! Weasley is my Queen! HE owns my heart and I always sing,Weasley is my Queen.——WOW!Malfoy!」Ron從背後圈過脖子,伏在Draco肩上哈哈大笑,快喘不過起來了。

 

噢,該死,Draco知道他現在臉一定很紅。

 

~~

 

 

Draco在五年級的時候,寫過一首歌。

誰沒有試過年輕往紙上寫過幾個字,假裝自己是大文豪﹖

 

 

校園的廣播放著奇怪的歌曲,好像是先由麻瓜那由流行起來,被帶到Hogwart,用Draco的話形容,就是給麻種聽的歌。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音樂有時就像一條麻煩的蟲子,你可以不喜歡,但是當這條蟲子走進了腦袋裡,就怎麼都趕不出來。

 

剛開學,秋風起,Draco通過長長的走走廊,不經意往窗外望,突然一個紅色的身影飛過,陽光打在他身上,好像有個金色的光環繞住他。

 

“You are mysunshine…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他看著Ron又撲出一個Quaffle,不自覺地跟著校園廣播哼出幾個音節,「噢!見鬼!」麻種的東西果然在污染著自己的。

 

突然意識到自己實在是太失態的Draco快步地離開走走廊,往交誼廳走去。

 

~~

 

空氣中飄著酒精的味道,Slytherin的交誼廳坐著一群人,Draco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他們講話。

「現在是Chudley Cannons出場!WELCOME Chudley Cannons!他們的隊歌已經奏起,他們能繼續輸掉比賽嗎﹖」不知道是誰打開了收音機,轉到Quidditch的頻道,裡面直播著在克羅地亞的賽事。

 

Chudley Cannons﹖好像Weasl是喜歡這個隊伍的話﹖

 

“Strategy is ourking!
dignity is our queen!
The champion is what we aim!
We are the Quaffle king!”

 

Draco想像了一下Weasl躺在床上聽收音,哼著這首歌。

蠢樣子,嗯,自己是不是應該大展善心去改變下Weasl可憐的品味﹖

 

 

 

「Draco﹖Draco﹖」Parkinson輕輕叫了下Draco,「你對Chudley Cannons有興趣﹖」

「不,不,永不,」Draco換了個姿勢,示意自己重新加入集體話題,背景依然廣播著Chudley Cannons的隊歌,「這種垃圾能叫球隊?沒,我沒。」

 

"Strategy is myking!
dignity is our queen!
The champion is what we aim!
We are the Quaffle king!"

 

「喔,我想到一個人,他應該是挺適合加入這個垃圾隊的。」Zabini伸出手把收音機調得更大聲,「歡迎Ron Weasl!」Zabini站來起來,假裝Weasley由收音機裡走出來,示意大家拍手歡迎。

「甚麼﹖你也知道Weasl喜歡這個隊﹖」Draco抬頭,略感詫異。他還是去年暑假才知道。

「嘩!難怪Weasl的球技那麼糟,喜歡這種垃圾球隊的人果然水平也差不多!」Zabini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他的話逗得大家都笑起來。

 

 

Weasl水平很差﹖不會吧。Draco想,不得不承認,曾經見過Weasley自己在偷偷地練習。
公道點,他也覺得Weasley其實挺有天份的。

當然他不會說出來。

 

「 Weasley……….」

「也對,也許Weasel 可以一起加入,可惜啊Draco你沒看到他,他今天可是爛得連Potter都生氣了!」Parkinson說,「真不應該阻止Weasley參賽,說不定我們就能贏。」

「甚麼說不定我們就能贏﹖我們是能穩贏,但是Weasley在,他們會輸得很慘!」Zabini說。

「對啊對啊!」更多人起哄附和Zabini的話。

「甚麼﹖Draco你剛說說甚麼了﹖甚麼Weasley KING﹖」Parkinson留意到Draco再一次走神,於是又叫了他一下。

 

「喔,」Draco回神過來,他發現每次在想那Weasl的事就容易走神,「Weasley KING﹖」他想,估計是無意中受收音機的影響,不自覺地哼了出來。

 

「把那關掉吧,」Draco指了指那收音機,「太吵耳了。」他起來回自己的房間。

 

 

~~

 

大晚上的,Draco展開羊皮紙,想準備開始寫自己的魔藥覺作業。

但可能是在白天聽了ChudleyCannons的隊歌太多次,那奇怪的歌不停Draco的腦子裡回放著。連作業都沒靈感寫。

 

「都怪你!該死的Weasl!」Draco在羊皮紙上畫下了Ron的名字,「該死的!又是你!」又在羊皮紙上再畫一個Ron的名字。

Weasley is ourking…Weasley is our queen…..” Draco趴在桌子上,寫著腦海裡閃過的字,亂七八糟的。

 

能快點走嗎這聲音!!!

 

“Weasley…….. is ourking…….”

 

好吧,他放棄和腦袋掙扎那聲音,改為自己細細地寫著Ron的名字。

 

R,O…..不,這個O不好看...

.再來,

R,O,N,

嗯,可以了。

 

Draco莫名感到胸口一陣悸動,癢癢的。

 

W,E,A,S,L,E,Y,

嗯,可以,

“Weasley  is ourking….…. Weasley is our queen”

 

Draco看著那個”OUR”,想了一下。

 

他把"OUR"把它移走,改成“MY”。

 

“Weasley is my Queen! “

 

噢,Draco知道自己的臉紅了,心裡酸酸癢癢的,他繼續寫,把他想到的都寫上去。

 

“Weasley is myQueen!

Weasley is myQueen! “

Own my heart and I always sing,

Weasley is my Queen!”

 

「啊!」看著自己寫完的字,Draco覺得自己自己實在是太丟面,乾脆就不去面對,難得一次沒收拾好自己就躺床睡覺了。

 

 

~~

 

在第二天的早上,Draco來到餐廳,最後Draco還是淩晨起來趕起了功課,但是就是沒睡好。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魔藥學作業嗎,Draco﹖」Parkinson問。

Draco隨手把自己放在枱上的羊皮紙圈推了過去,示意她自己拆來看。

「咦﹖有兩份﹖」Parkinson說,Draco轉頭看過去,「喔,不。」Draco搶下了其中的一張羊皮紙。

 

Merlin!昨天本來想把那羞恥的羊皮紙丟掉,但最後捨不得,又放回了枱子上,但居然被自己連同作業圈起來。

 

Parkinson顯然是看到了最上面的一句,於是一面迷惑地看著Draco︰「Weasley ………..is our king﹖那是甚麼﹖」

 

 

一般來講,Malfoy是從來不會向別人解釋自己的事,但那刻,Draco的腦袋居然像被Merlin敲了一下似的,開始唱道︰

 

 

“Weasley is our King,

Weasley is ourKing………”

 

Parkinson瞪大著眼神,像在看一個神秘的表演似的,

 

「um…………」Draco頓了一下,「He always lets the Quafflein………….Weasley is our King!我在創作!還沒寫好!是的!你別破壞我的靈感!」Draco裝作生氣,把羊皮紙收回了自己的口袋,「為了勝利!為了Slytherin的勝利!」

 

「WOW!真棒!Draco!」Parkinson邊鼓掌邊興奮地說,「快點完成創作吧!我會讓全校的人都會唱這首歌的!Draco你實在是太偉大了。」

 

 

 

~

 

「所以,Malfoy,」Ron總算是平靜過來了,他抬頭看著Draco的側面,「那究竟是甚麼啊﹖能不能再唱一次啊﹖」

「那可能只是即興表現,反正我甚麼都不記得,」Draco說,「而Ron Weasley,現在重點是我們能不能回我們的家﹖在爛疤頭家裡連操你也不太方便。」

果然Ron的臉紅起來, Draco最愛看這個,紅得讓他想咬下去,所以他是樂意逗Ron。

 

「去你,走吧。」Ron放開了Draco,轉身嘗試往壁爐點起了火,「啊!Harry房子是不能用魔法的。」Ron轉頭看著還坐在沙發上的Draco,「不如——」

「放棄幻想,我是不會再坐進Potter的車子裡了。」Draco從沙發上起來。

 

 

 

Weasley is myQueen﹖

 

YES。

 

 

 

但他不會告訴任何人,這首歌的歌詞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寫下。

不,Malfoy是不會承認是自己早就喜歡上一個Weasley的。

 

 

 

 

絕對不可。

完。

~~~

靈感來自小謝。

謝謝群裡的各位,在我一大晚上值班快睏死了還能遇上那麼好的梗。

最近太忙了,

只是想早點寫完......

中間可能有些地方要改,有機會再改.....(但...可能會忘了...)

生活太苦,希望各位看文能覺得甜,那就好。

其實我有點不想現實生活的活人找到我,(笑)
畢竟我就是想找一個可以說故事的地方。

說個故事,
因為職業原因,數年前有段時間有幸獲准在精神科醫院內工作,雖然不會直接接觸病人,但還是會接觸到不同的人和故事。

妻子有精神症狀20多年了,接診醫生在問病史時妻子在一邊顯得十分煩燥,丈夫請醫生借個步說話,畢竟白白的診室對妻子的刺激挺重的。醫生評估後,同意在大廳交談,丈夫拖著妻子的手,把他安排在自己身後,坐下來。
妻子坐下來後依然有點緊張,拉拉了丈夫的衣服,丈夫把手伸過去,在懷裡拿出了粒糖給妻子,妻子注意力被糖果吸引過去,安靜了一下。
醫生向丈夫詢問病史,丈夫慢慢地把每次發病情況、發病時間、用藥量、調藥、用藥效果,之後表現仔細地背出來。偶然覺得有幾處不太確定,或者藥名記不起來,便在懷裡摸出一本小本子,拿給醫生確認了下。確定後便把本子收好。

丈夫的錢包也就隨意拿著一個塑膠袋裝著,放在旁邊。

問病史這個過程時間不短,過程中妻子會突然情緒十分激動,無理由的,或扯自己的衣服,或咬自己的手指,或尖叫大吵,或踢桌子。。。前前後後醫生和丈夫的交談被打斷了好多好多次。

妻子發病時甚麼人都認不出,就只認得出自己丈夫。
每次妻子在燥狂狀態時丈夫都摸摸他的頭,問她認不認得出他,妻子看了下他,說:“知道,你是我老公,我知道你很愛我。”然後便安靜下來。

可能這句話就是丈夫堅持下去的理由,反正那溫柔的眼神是裝不出來。

我不知道到最後如果妻子連丈夫都認不出時丈夫的會怎麼樣。可能就如歌詞的那句:
會不禁憎你,讓我靠自己。

DM/RW,是個短篇,但沒想好名字 ,BY BRANCH

发布了长文章:DM/RW,是個短篇,但沒想好名字 ,BY BRANCH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DM/RW,是個短篇,但沒想好名字 ,BY BRANCH》按圖能看全文。。。

不工作就修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