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DM/RW】 F for Fish. (短篇, By Branch)

對啊,又是我啊,
今天佔的TAG有點多不好意思啊…..
畢竟真的又是一個短篇….
這樣短還是不要面臉地貼出來了……
因為我在放假外遊了,所以都是手機排的版,有點亂不好意思啊。

~~~


F for Fish.




話說在2月28號的晚上,Ron一面興奮地和Draco說,明天要去Harry家吃飯,晚上是Harry掌廚,「有馬介休(*注1)吃耶!Harry的馬介休我超想念的!」Ron搖了搖手中Harry給寄來的信。

「是嗎﹖所以——」Draco在一堆文件後抬頭看著他興奮的戀人,「明晚你是不打算和我吃晚飯﹖」今年的2月沒有29號,所以明天是3月1 號。在各種意義上,Draco會以為Ron至少會空出來和自己一起,至少對自己有多少期待,原來自己想多了。
「喔,明天,對喔,」Ron突然明白戀人面色不好的原因,「你要不要和我一起﹖」Ron低聲問,雖然他不覺得Draco會同意一起去。
「不去。」Draco乾巴巴地說,「不想見到疤頭。」

「但是,Harry弄的馬介休真的很好吃。」Ron討好地說,「你也不是也這樣覺得的嗎﹖還是你想吃別的﹖我問下Harry會不會弄﹖」
「不去,我明天也很忙。」Draco低下頭,繼續研究自己手上的價目表。
「喔。好吧。」


自己親手下廚這種事,以前家政課是有上的。Draco的確是個貴少爺,由於是這樣,他更需要在任何時候都讓自己保持光鮮亮麗,自己動不動手是一回事,知不知道怎麼做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論紙上談兵方面,Draco是沒問題的。然而因為不常做,這件事並沒有特別提起Draco的興趣。

而Ron Weasley,雖然像個美食家,有著一堆不喜歡吃的東西,對甜品有種奇怪的品味和口味偏好。但作為家裡最小的男生,上面的哥哥們自然是包辦了所有的家務雜事,下有一個萬千寵愛在一身的妹妹,所以家人對Ron的要求和斯待也自然沒有那麼高。說實話,其實Ron的童年某程度像個無憂的小少爺 ( 好吧,他最大的生存煩惱是如何逃開兩位哥哥的作弄 ),去除了身上永遠的二手衣服,Ron至少還是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生活技能及常識破為零。

好長一段時間,Ron連怎麼收拾自己的房間也不會。

Ron第一次認認真真收拾自己的房間,應該是接Harry來住的那個夏天吧。快離開家裡要回學校時,還是Harry幫忙著收拾呢。

得知Ron回校的行李箱是Potter幫忙收拾的,Draco忍不住吐槽其實Potter連內衣都會幫忙洗吧。

所以在Draco眼中,疤頭在某種意義上,是個家庭小精靈般的存在。哪個救世主會連刷煙囪都會﹖

不過經過長年的家政訓練的Potter,在廚藝上,怎麼說呢——還能入眼。


變節後的Draco有段時間住在鳳凰會那裡。
也不是所有人都十分歡迎自己,但只少吃飯是大家會坐在一起。Potter很偶然會負責當晚的晚餐。Draco注意到,每當Potter下廚的那天,Weasley會變得特別興奮。

哼,果然是跟班的作風,連煮飯也要圍著疤頭轉。第一次為Weasley興奮的原因所好奇,於是Draco也跟著「路過」廚房。然後看到的是Weasley笑著和Potter聊天,順便幫Potter拿這個拿那個。

我也會煎個蛋啊泡個茶啊。Draco想,默默地遠離了兩人的笑聲。


不想承認,但回憶起來,Potter煮的東西,還真的可以入口。
於是那天3月1號的晚上,Draco切了一件本來為Ron準備的蛋糕,自己對著買來的菜譜及烹調教學書,很沒有Malfoy風格地在吃著。

「真的是個不懂浪漫的男人。」Draco說,漫無目的地翻著頁,「沒有任何情趣。」Draco又開始在懷疑人生,Weasley除了樣子和身材,究竟還有哪裡是好的﹖

性格還行吧。Draco想,不然他為甚麼要買書。他也想過,想Ron圍在他身邊轉。開開心心的,一面崇拜的。

「沒有家庭小精靈的主婦必備的100個廚房咒語。甚麼﹖100個﹖要來考試嗎﹖」Draco轉過頭來拆起菜譜來看,「喔,看起來像是調魔藥,但,甚麼﹖按口味隨意﹖我都沒弄怎麼知道口味﹖明顯的邏輯錯誤。」他鬱悶地咬了幾口蛋糕,自覺沒趣,便把書拿回書房扔回書架。

看著空空的房子,沒有生氣的。他把本來打算今天送的禮物放到房間的書枱上。等Ron回來自己拆。

那天晚上Draco睡得不好,天氣不冷,但是他就是想把自己埋在床裡。雖然後來看到Ron回來眼角帶著抱歉地看著自己,他還是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他自己有自己的小情緒。

懷疑又忍不住想去嘗試,他內心深處覺得自己真的用不著去討好Ron,反正人家也不是一定會領情,但是如果得到Ron贊賞的目光,這個又讓Draco禁不住有些許期盼。

真的是,唉。Draco,又拿起手中的廚具訂單畫了起來。
於是往後那幾天,Draco訂了很多器具,想由煎魚柳開始,畢竟那沒有骨頭的東西,好煮,Ron會愛吃。反正他覺得需要由工具著手。

然而真的很難。Draco實戰了一下。完全沒弄懂。以至Draco在往後整整一個星期,由開始的雄心壯志,到最後的悶悶不樂,他屈就在廚房裡,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做不好。到最後想差點想用Snape之前教的鮮味魔藥倒進去作數。


「所以,Malfoy,」出現在廚房門口的Ron在猶豫著要不要進去,「你這星期都在弄這個啊﹖」
Draco面上淡淡一紅,失落感太重了,所以人回來他都沒有注意到。Draco半放棄地說,「是啊,原來這樣煩。所以巫師需要家庭小精靈。搞不懂為甚麼要花時間自己親自弄。」Draco脫下手套,打算離開廚房,「晚上還是叫Amy搞定吧。」Amy是跩哥的家庭小精靈。

「又或者,我們倆,一起試下﹖」Ron走進了廚房,翻起了被放在一邊的菜譜,「這個弄魔藥差不多嘛——」Ron從裡面抬頭,「這,你可以幫我一下嗎﹖我覺得你可以試吃一下﹖至少Harry也沒有吃過我煮的東西。反正一定不會把你毒死。」Ron的眼光掃視了廚房一圈,還是挺有自信的,看得出裡內期待的光芒。

Draco看著Ron,笑了笑,算了,自己是抵不過Weasley。
心甘情願。
就算Ron送自己毒藥,自己可能也會毫無猶豫的吞掉。


「Weasley這樣真的不對。」
「我知道,Malfoy你能少說一會話嗎﹖我不覺得你是啞的啊。」
「好啊,那你自己繼續切。」
「我覺得像你這樣切會切到手指頭。」
「是,你是我見過最蠢的巫師,把刀給我,我示範一次完美的刀功。」





完。

注1:Bacalhau,是鱈魚經鹽醃製而成。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