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DM/RW】C for Cat,( BY Branch, 短篇。)

C for Cat.

 

寫在前面:

其實我不太會改文名。

 

 

 

 

黃昏時分,Draco走到Ron房子門前,按了下門鈴。大門閂自動開了。他不太想說這裡是Ron的家,畢竟這房子是Ron和爛疤頭的合租的地方。Draco穿過院子,不知道爛疤頭是怎麼說服Ron的,房子只有一層,佔掉院子很大片面積。他看到Ron的車子剛剛好卡在車庫內,停車的技術不太好。

他內心嘲笑了Ron一下,打算等會繼續用這個點好好攻擊這個堅持自己的駕照技術很好的人。

 

禮貌性地敲了一下門,門把上的小獅子抬頭看了他一見便退開了尾巴,把鎖開了,讓Draco進去。

 

客廳空無一人,Ron不在客廳。Draco一般會直接地走到Ron的房間。這可以避免在這個屋子裡碰到爛疤頭。也不是說遇到他有多糟糕,但是就是會不舒服。老實講,一想到爛疤頭會光著上半身在這房子走來走去他就不爽。

 

來到Ron房間門前,房門上還是有一個歪歪的「R」,Draco聽到從房間裡傳出椅子移動的聲音、Ron低聲咒罵的聲音,以及——貓叫聲﹖

 

「Weasley﹖」確定自己沒聽錯的Draco敲了下Ron的房門,沒有預想中來開門的腳步聲,Draco有點出乎意料之外。Draco轉頭看了一下在客廳和房門,想著應不應該和房子門外等,在這裡真的很不自在。

 

在Draco還在思考的時候門開了,「Malfoy你自己進來,」Ron的聲音似乎裡甚麼擋住了,Draco推開房間的門,沒有看到人,但在床邊看到Ron的腿。Ron正在用在一極扭曲的姿勢伸展著,人的上半身還在床底,Draco沒有看到Ron的表情,但都覺得莫名的可笑。

 

Ron似乎是在床底下掙扎著,或者說應該是打算把甚麼往外拉。Draco又聽到一聲輕輕的貓的聲音。Ron又罵了一句,身體又往外一下。

 

突然貓叫的聲音變得低沉,有點變得如狗的叫聲在吼著,Draco暗叫不好,果然就聽到Ron叫痛的聲音。Draco走到床邊,從Ron頭的方向(他猜)的方向蹲下。他看到Ron半曲著身子,手往床頭方向伸,從他手的動作來看,貓似乎是卡在床與牆之間。貓的腿有兩隻伸出了床下,但頭和身子似乎是卡住了。

 

他也沒搞懂這隻貓是怎麼能夠卡在這個位置的,更服氣Ron的智商。「Weasley,」他又看到Ron的手被貓抓了一下,但Ron沒有躲開,任它抓著。「你不能把貓縮小點嗎﹖讓它自己下來不就好了嗎﹖」

 

「啊﹖」Ron一頓,他往Draco的方向看了一眼,「對喔。」不用看得太清楚他也知道Ron現在是紅漲了臉。Draco順手在手袋摸出了魔杖,在Ron還是扭著身子找魔杖時把問題解決。

 

貓得到解救後,馬上衝到門邊,但看到門口是關著的,一個急轉身便躲到桌子下。

 

「果然是物似主人,兩個都那麼蠢。」Draco交叉著手,居高臨下地看著在地上休息的Ron。

 

「不,那不是我的貓,它才不蠢。」Ron別過頭去,有點尷尬又有點不知所措,「那是Crookshanks,Hermione的貓。」

 

「喔,麻——Granger,那——就是一隻自以為是的貓。」Draco一下子想不到怎麼回應。Ron顯然不是太想討論下去,「Hermione太忙,最近一段時間沒空照顧它,本來是Harry在照顧它的,但顯然Harry比我更忙——」Ron歎了一口氣,「她是拜託Harry,不就是在托我嘛!」

 

Draco理解Ron的意思。

 

 

他知道Granger是Ron的前女朋友——好吧這地球上誰不知道。剛分手的時候,當時Ron和爛疤頭進行著正氣師的閉門式訓練,也就這樣可以才可以避開煩人的記者追訪(他當然知道,付錢買新聞這種事他也有做,但這段黑歷史他真的沒打算坦白)。與此同時,Granger其實也往蘇格蘭去讀著她的法律系。就是最近才回來的。

 

 

這約兩年多的時間,Ron和麻種之間都沒怎麼有聯絡。用Ron的話說,其實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聯絡麻種。這Draco當然清楚,比Ron更清楚Granger的狀況。這也不知道為甚麼,Draco其實也怕Granger回來。

 

Granger的貓放在這裡,也就Granger知道其實照顧貓的責任最後會落在Ron身上。但Granger並沒有直接找到Ron,而是找Potter這個中間人。

 

 

Draco不屑於Granger這種小心思。

 

 

「喂,Weasley,你不餓嗎﹖」他回過神來,看到Ron還是躺在地上,忍不住問了一句。

「餓,我餓得可以吞下一隻牛了。」Ron歎了一口氣,Draco注意到。「我這就跟你出去。」Ron從地上起來,「但是我是先得把這隻貓餵好。」他走到桌子邊,把手伸到桌底,這次一手就把貓從桌子下拿出來。

 

Draco走到門邊,等著Ron出來。

 

「等等,Malfoy。」Ron把貓抱在懷裡,左摸摸右掃掃,眉頭緊皺,Draco也覺得一點不妥,他走近Ron低頭看著這隻貓。貓在Ron的懷裡顯得死氣沉沉,他伸摸了一下貓,「體溫很低,心跳有點快。」Ron把貓轉到他手上,Draco有點不自然地接著。

 

Crookshanks並沒有太大的掙扎,就叫了一聲,被Draco瞪回去了。

 

 

Ron蹲下去看桌底,「喔,Crookshanks它吐了!」Ron說,順手施咒清理了下地面。Draco看著Ron,Ron的表情出現了小許慌亂,「該死的Crookshanks不是要快死了吧,我怎麼蠢的呢﹖走呢我們這就去St Mungo's!」

 

「St Mungo's怎麼可能有獸醫,用來醫Weasl就有餘。」Draco說。看來今天打算外出的晚餐沒有了,「來我家。」他說,然後嫌棄地把貓扔回Ron懷裡。

 

 

~~

 

Malfoy莊園有各種牲口,有自己的獸醫不是一件奇怪的事。Draco叫來了獸醫為貓診症。貓沒有大的問題,似乎是水土不服,又受到驚嚇,一下子嚇吐了,又被自己的嘔吐物嗆到了。

 

Ron則顯得十分自責,一在跟獸醫討論自己是不是有甚麼事情做錯了。聽到的Draco也覺得心煩。「Weasley,不是說了這是意外嗎﹖」

 

「我知道,但是我總得給Hermione一個交代啊。」Ron煩躁的吼了一句。「我都寫信給她了!第一次寫信就告訴她,『喔,你知道嗎﹖你的貓差點被我殺了!』」

 

「沒有,」Draco一下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天知道他應該怎麼說。天知道他要教自己的男友怎麼面對他的前女友﹖

 

 

這時在耳邊收到小精靈的通知,Granger已經在莊園外要求接見。Draco看了一眼在抱著貓的Ron,決定先見一下Granger。

 

平日他不會自己走到大門口去接人,連Ron也不會,Granger就是第一個。天色已黑,Granger盤著髮,一身精簡的巫師袍,手上還拿著書看著,另一手拿著魔杖舉著光。直到Draco走近門邊示意把大門打開,Granger才蓋上書本,抬頭看到了Draco。

 

Granger應該是沒有預到Draco會親自出現。Granger把書收起來︰「嗯,我收到Ron的信,說我的貓在裡面,請問我能進去把我的貓接回去嗎﹖」

 

Draco沒有回應,他只是轉身示意Granger跟上。

 

 

走回去獸醫的路程被Draco不經意地拉長,走過了花園,走過的湖邊。Draco還在想應該要怎麼開口。說麻種的貓果然是雜種所以體弱﹖聽起來也覺得幼稚。不,他不想和Granger有交流,怎麼都不想。

 

 

「那個,謝謝你,Malfoy。」Granger突然快步地跟上來,而Draco則停下了腳步,看著Granger,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Ron和Crookshanks,都是我的家人。」Granger對上Draco的視線,沒有避開。不得不承認,Granger太聰明了。「我知道之前Ron是在躲著我,所以我沒有直接和Ron聯繫,看來今天要和Ron好地談一談了。」

 

 

是的,在Draco的心裡,Granger是一條刺般的存在。如果Ron真的是放下了,為甚麼還是那麼在乎Granger的想法﹖Draco心裡也沒底,他猜不出Granger在Ron心裡的位置。說穿了,是Draco沒有安全感。甚麼自以爲的家人。Draco一直討厭這個說法。

 

他把Granger送到診室門口,沒有進去。他不敢。

 

 

 

~~

 

 

 

也不知道他們倆那天說了甚麼。Ron在得知Granger回來後的緊張感自那天之後消失了。平日閒聊提起Granger的次數快要比得上提爛疤頭。

 

 

Granger說先讓貓還留在Ron的屋子裡,說先由Ron照顧著,讓Granger安頓好房子的問題再把貓接走。而Ron巫師袍上黏著薑黃色的貓毛,越來越多。

 

對喔,他們都在魔法部共事。Draco他們口中的公共事業服務大眾表示沒有任何興趣。

 

 

 

雖然提起Granger會讓Draco覺得煩,但是,Draco還是鬆了一口氣。

算了,他默默陪Ron走進了貓糧店。隨手往最貴的貓糧貨架上的試食區拿起了一塊貓糧餅咬了一口。

 

好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