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HP]Shadow of Friendship Forever(HP/RW,by Branch)

嗯……我吃的CP大多都是極地冷CP啊。

先說明一下,這是HP/RW的文,本來是RONNY'S HOME的HARRY生日月活動。

好像是,但是我找不回那帖子﹖

我太久沒寫HP/RW,可能有點OOC。

嗯,還有的是,我的HP/RW不會HE,真的不會,沒有HE的。

*微提及DM/RW,因為太少了所以沒打TAG了。

 

 

啊…..我究竟在寫甚麼啊。

 

 

 

 ~

Shadow of Friendship Forever, HP/RW

 



  1.  

 

 

 

Harry一直知道在他內心深處某個部分是十分的陰暗。具體表現在小時候坐在他那沒有窗的「房間」時,偶然會生出一些邪惡的想法。這些想法會讓他感到一點羞恥,因為好像應了他的「親戚」的想法一樣——邪惡、不知感恩,但無法否認的是,他拒絕不了這種想法中混有一點的興奮。

 

 

後來Harry覺得自己被治好了,原因是他知道他身邊個有小太陽把他治癒了。

 

 

2.  

 

 

 

今天Harry知道Ron的心情不太好,因為他們二人的魔藥學作業被退回來重寫。而Hermione則在晚餐前就把Ron數落一通。

 

「Hey,」一位高年級的Gryffindor學生向他們走來,停在了Ron身邊,向正在吃飯的Ron打招呼。然而Ron連頭也沒抬,似乎沒有注意有人來找他,繼續和自己的布丁生氣。Harry抬頭看了那同學一眼,輕輕地拿叉子往Ron的手那裡點了點,讓Ron抬頭回應一下那同學。

 

Harry看著那位同學把Ron請出去聊個天,想了想估計Ron會不太喜歡別人打擾他吃甜點,於是又拿了一份布丁放在Ron的位置上。而自己則靜靜地等著他回來。

 

過了一會兒,Ron抿著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Harry把新的布丁推過去,輕聲問了一下︰「怎麼了﹖」

「喔,」Ron看到布丁在自己的面前似乎又鬆了口氣,「剛才那個人向我打聽Charlie的消息,說他也想去研究龍。」他吞了一口布繼續說︰「想想也是,誰會想知道我的事﹖每次我被叫出去,不是被問你的事就是我哥的事,啊,還有,偶然Hermione的追求者們也會跑了向我示威一下﹖要生氣嗎﹖不生氣,我真的不生氣,習慣了。」說完又埋頭處理自己的布丁了。

 

Harry轉過頭看著自己的盤子,「不是這樣子的,Ron。」,他在想有沒有甚麼方法能讓Ron打起精神來,但是一時他也想不出甚麼方法來。

 

然而過一會兒Ron自己就好了,就像剛剛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似的。

 

 

但Harry把這事放心上了。事實上,Harry把Ron的所有事都放在心上。他覺得他可以把Ron的所有小事寫成一本書了。

 

 

3. 

 

 

 

你說你的一生都活在別人的影子裡,然而我回頭看看自己,我正正就是活在暗影裡。我和你,不是剛好嗎﹖

 

不不不,我錯了,你一直是太陽,所有人,都是你的影子而已。

 

 

4. 

 

 

 

Harry和他們的室友們在舉辦他們的房間之夜,但是Ron不在,Ron被Brown帶走了,她似乎認為一切沒和Ron接吻的時間都是一種巨大的浪費。

 

Harry他最近被很多很多事情弄得十分煩心,直到他真的有空時才意識到Brown已經把Ron從自己身邊帶走了。

 

他拿著奶油啤酒,又混了點Dean由家裡帶來的威士忌。他已經很煩了,他已經不想想像Brown把Ron帶到哪裡、打算做甚麼、正在做甚麼——不想不想——雖然他想知道也不是不能,是有辦法,但是他就是放任自己不想知道。

 

「喔,Harry,」Neville說,「怎麼你整晚都盯著Ron的床看﹖」

這時Harry回神過來,可能酒精的作用,他靠把自己的頭倚在自己床邊,笑了笑,算是回應了Neville。

 

Seamus把話接過去,「Neville,Harry這是在想Ron,畢竟Ron是Harry『最寶貝的東西嘛』。誰不知道Ron是Harry最重要的人呢?」說完便引起宿舍一陣笑聲,連Harry都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了,這有多諷刺,他想到。

 

「Come on,Harry,我們都快覺得你是所有心思撲在榮榮身上了。」Seamus邊揮著魔杖給每個人的杯子倒上點威士忌,扭著頭向Harry說。

「是啊。」Harry半開玩笑地說,把手中的酒一口喝掉,向Seamus伸出了杯,Seamus又往Harry的杯子倒了點酒,Harry跟Seamus說︰「怎麼你不給我介紹個人呢﹖」他說,胃裡灼熱燒著的感覺讓他又迷糊了一些。

 

「那Cho Chang不是一直喜歡你的嗎﹖」Neville說,「不過你對人家又沒有意思。」

 

這個時候,房間的門被打開了。「喂!」進來的是Ron,Harry沒有預料到Ron那麼早就回來了。「你們居然在喝酒也不叫上的我!」Ron向Harry走來,拍了拍Harry的肩膀,示意自己在怪罪Harry不叫上自己。順手一把取過Harry手中杯子,把杯子裡的酒喝掉。

 

「嘩!Harry這酒你也喝得了啊。」Ron吐了吐著舌頭說,把杯子還給了Harry。

Harry看著Ron,從Ron身上還有一絲不耐煩的氣息中感覺出似乎今晚和Brown的約會不太順利。太好了,Harry想,覺得自己的胃也好了。

「Harry剛才在想你呢,Ron,我覺得他連自己在喝甚麼都不知道呢。」Seamus走來往Ron的手裡塞了一個杯子,Ron接過,又喝了一口,眉頭直接皺起來了。

 

Harry抬頭看著Ron,他覺得Ron離自己很遠很遠。他說︰「他們說我愛你。」

Ron的手伸進Harry的髮間,這很舒服,引得Harry閉上眼睛,一陣顫抖。「我也愛你啊Harry。」他聽到Ron說,他連忙睜開眼睛。

 

Ron是認真的,他的眼神一直如此,從來沒有改變過︰「你是我最重要的人,Harry。」

                                                                     

對啊,Harry展開笑容,點點頭,「最重要。」

 

對,你愛我,無關情欲。

 

 

 

5.

 

 

 

Harry說他不相信童話故事,直到有個人在一個盛夏的晚上開著飛車來到他房間的窗邊對他說要帶他走。

他突然明白人們遇見自己的英雄是怎樣子的。

 

他看到Ron家的鐘,看到上面的指針覺得一陣溫暖。他記得他很多年以後生日願望是想要有一個家,裡面有一個這樣的鐘。

 

然後又變成了,希望在Ron家的這個鐘上有屬於自己的指針。

 

 

 

6.

 

 

 

「Harry,」Ginny拉著Harry的袖子,「你怎麼就不能考慮一下我嗎﹖」Harry注意到她眼睛泛紅,她是鼓足十分的勇氣才走到自己面前。

 

 

Harry突然想不起他們的對話為什麼會轉變成這樣,突然就站在的洞穴屋的外面。喔對,今天那可怕的Malfoy向Ron表白了,而Ron居然答應了﹖很多很多的東西突然堆在Harry的腦子裡,Harry覺得一陣難受。

 

 

 

如果把Ginny弄哭的話,Ron會生氣的。這個想法把腦子裡的其他的事推開了。他沒有把自己的袖子由Ginny的手中抽出來,但這似乎鼓勵了Ginny進一步的動作,Harry覺得自己得和Ginny趕快說清楚。

 

「不,Ginny——」「停,Harry,」Ginny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你想說你對我沒有那種想法,但是你就不願意給我一個機會、給大家一個機會﹖」

 

 

 

Harry看著那張和Ron有幾分相似的臉。他曾經有個想法,他過去曾經幻想過,將來或者能有個機會把自己的名字能和Ron的名字連在一起,讓Ron改姓Potter——甚至自己改姓Weasley也無所謂。然而這個願望似乎永遠不會實現,不過現在Ginny走到自己的面前,向他提供一個很可怕的想法,讓他覺得他的幻想可能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完成,這點讓Harry莫名有點興奮。Harry覺得自己內心深處的陰暗的怪獸正想逃出他的籠牢。

 

如果把Ginny弄哭的話,Ron會生氣的。腦海裡這個想法又出現了。如果他現在答應,Ginny一定能破涕為笑,但是他敢肯定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會把Ginny弄得更難受。

 

 

他把Ginny拉進自己的懷裡,給她一個屬於親人的擁抱。「不,Ginny,我覺得,這不適合。」Harry嘆了口氣說。他聽到Ginny在自己的懷裡哭著,他也沒有再說甚麼話了。這個時候他也放空了自己。

 

良久,他感覺得Ginny把他放開了,Ginny抬頭看著Harry,擦了擦眼睛︰「是因為Ron的原因吧,」Harry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你愛他嗎﹖」他點頭。

「你告訴過他﹖」他想了想,點了一下頭。

 

他知道自己很多很可怕的想法,但想起可能因此而失去Ron的愛,比起來,不值得。

 

 

 

7.

 

 

Shadow of Friendship Forever names love.

 

 

 

8.

 

 

終其一生,求而不得。

 

 

 

 

 

~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