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石哈BL】<<生日禮物>>——[[給白狼大姐的生日賀文]] 舊文

這是哈利的生日。

在十一歲以前的都是自己一個人在乾在乎,到二十歲的生日的今天,則是別人為自己忙得人仰馬翻。

自己心是甜的,是好奇的,是關心的,可惜又硬要裝作不在乎,百般滋味在心頭。

~~ 不想麻煩到別人,卻又想得到別人的在乎。 這叫生日的幸福﹖也想得太多了吧。 ~~


知道他們在萬應室裡忙得要命,也知道他們派了多比守在門口觀察自己的行動,無所謂,自己坐在辦公室裡面輕吭著小調等著,這是個默契﹖ 為了保持這個不太神祕的祕密,哈利願意等。



十分空閒的哈利決定先收拾一下自己的辦公室,經過一個學年的洗禮,辦公室都被學生們弄得不像樣了。

用力拉開上層的抽屜,裡面上千疊的學生功課重得要命,哈利想了一會兒,把抽屜推回去,搖搖頭,放棄了。

手往下一層,數量與上層的功課不相伯仲的教材哈利壓根兒不想看。

嘆了一口氣,哈利再往下探。

拉開—— 哈利看著,有點恍神,裡面是滿滿被魔法加工的精品,每個都是亮亮的,精巧得令人愛不釋手,可惜自己不怎樣欣賞。

精品大多是騙人的,這個道理自己小時候就明白。

外邊的光線,再加上櫥窗裡的燈光,每件擺設都顯得令人心動。

精品們放的位置,光線的強弱、角度,無不被仔細想過,算過,所折射出來的光,最腐朽。

至於這堆物品的來源,都是上課時從不專心聽課的學生那裡收回來的。那些學生怪責的目光,哈利倒記得很清楚。




他很想提醒自己該繼續收拾,然而這些東西太閃亮,亮得令他想起一段小時候的回憶。



小時候曾經站到櫥窗外面,定定地看著裡面,那裡有一個自己很喜歡的卡通人物的水晶,看著它靜靜地在發亮。

他一定是站在那裡很久,要不然裡面的職員也不會走出來詢問他,要不然自己也不會被他表哥發現。

達力發現那位女職員在詢問著自己,就跑過來嘲笑他,笑他沒用、沒錢,再而笑他不配看這種有錢人的玩具。

笑罷還拿出錢,買了那件精品回家。

可是他發現那件發光的精品在第二天就被丟在自己「房間」的門外,而且,是碎了。 那成了一堆破玻璃。

唯一可以看得出來是它上面的那個「S」標誌。

他知道這是逹力做的。

那堆東西,沒有發光,不漂亮。

是堆垃圾。

而那天,是他八歲的生日。



哈利輕笑,那時的達力,小小的年紀,嘲笑人的方式居然可以如此厲害如大人。

因此,曾經經過精品店,聽到有人說精品店裡的東西可以找回自己的童年,他失笑。

沒有人想令他想起自己的童年,那個遙不可及的童年,那個沒有期待的童年。

倒是現在有人令哈利滿期待的。

「說實話,個人認為其他東西對你沒有,你家也沒有那麼多空位置放,倒不如送點實際的,先告訴你,我會送——」

「自製魔藥﹖」

「對,」那個男人高傲說︰「不如其他人,抱歉,給不了驚喜你,你也用不著期待,只要到時候賞個面,表示點高興就好了。」

賽佛勒斯。


哈利看看時間,不早了,便起身前往萬應室。




結果真是甚麼都有。 滿身勞累地哈利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把所有收到的禮物都還原到完本的大小,然後慢慢拆開。

大概是認識了太久,哈利也明白想禮物也是一件難事。

一如意料,妙麗會送書,榮恩的魁迪奇用品,衛斯理太太的綿衣,還有天狼星、雷木思、海格,多比的禮物, 還有其他同事送的,都堆放到地上。

哈利看看時間,九點鐘。

儘管他很想睡,但他知道賽佛勒斯快要回來了,便翻開妙麗送的教材,邊讀邊等著。

他沒有注意到賽佛勒斯進入房間的聲音,倒是賽佛勒斯踢開一個毛娃娃的聲音讓哈利知道賽佛勒斯在房間。

「我的禮物呢﹖」有時候興奮地問,儘管已經知道答案,可是還是很興奮。

賽佛勒斯看著滿地的禮物,表情冷淡,但哈利感到卻感到他有點不安。

他從懷裡拿出一個藥瓶︰「這不如你那些朋友送你的那麼名貴,你可以選擇收,還是不收。」

哈利放下書本,馬上接過來打開藥蓋,只覺一陣淡淡的清香飄來,很熟悉。 他抬頭,表示詢問。

「這是快速的復甦劑,你曾經說你喜歡我那種肥皂的香味,所以就加了下去,其他的成份也有改動,為了加強藥效,我加了鳯凰的眼淚,還有五谷草、以及…….」 哈利並沒有聽下去,因為他早知道。

他一早就說了。 而已他做了。

「還有我更改了選用凡草…….」 究竟這個男人做了甚麼,才會令鳯凰落淚﹖

「你有在聽嗎﹖」 喔,那不重要了。

哈利把那瓶藥隨手一放,管它是以垂直落下還是弧線落下,以幾乎是撞過去的力度抱緊那男人,然後聽著他還咕嚕著甚麼還好給瓶子加了「防水防霉防碎防漏」的措施的可愛話句。

喔,他不管了。

比起一些無關重要的擺設禮物,他知道這是賽佛勒斯最花心思的禮物,他送上的是自己最真誠、最自豪的東西,他願意為自己思考。


他承認他的偏心,同樣是早就猜得到,但是心裡還是會在期待,收到禮物時,還是很激動,只因為那是他而已。


他現在只要抱著他的生日禮物、抱著整個世界、抱著他那個最不浪漫的關心。


喔,他抓到了。


他知道這個男人言出必行,知道一切都是這個男人獨為自己所做的,知道這個男人就是這樣。


對,他知道。

只有他知道。 望著地上地藥瓶,它在地上閃閃地發光,很好看。




~~ Can you get it? ~~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