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石哈BL】<<印象>> 舊文,留個底


哈利的眼鏡碎掉了。

沒辦法修回來了。

妙麗說配一副新的需要用三天時間。

賽佛勒斯說矯正視力魔藥要調半個月。

而且學校沒有存貨。


哈利對妙麗送來的隱形眼鏡搖搖頭。
「算了,還是等上兩三天吧。」


<<=>> 印象︰ 指客觀事物在人的頭腦中留下的跡象 <<=>>



哈利現在不能上課,課程先拜託榮恩代上。

頂著千多度的近視,哈利眼前都是矇矇矓矓花花的。

對光暗的觸感,對顏色的協調,這是哈利的眼睛僅可以做的事。

不過哈利不介意,對於現是的不方便,他只是輕輕地帶過,因為他慶幸並不是真的瞎了。
已經比別人好運了,又何必煩惱呢﹖
夜裡有賽佛勒斯的相伴,哈利早就習慣了安全的模糊感。

哈利一笑,借著外面透來的光,能看到的東西並不多,他把頭轉向那個抱著他的男人,雖然看不清楚他的臉,但那環在他腰上的雙臂傳來的溫度,卻騙不了人。

他很安全,他知道。

輕輕地解開身上的結,哈利坐到床沿,把睜開眼睛和閉上眼睛的動作做了好幾遍,比較它們之間的效果,最後他選擇前者。

他站起來,憑著記憶,摸過棕色的書櫃,推過黑色的門,掃過米白色的牆身,手在一個藍色的柱狀物前停下。

他想了一想,然後再摸索,並在柱狀物的不遠處抓到他所需要的牙膏。 嘴角上揚,他從鏡子看到一個直直的黑色輪廓。

那輪廓伸出手,環著了他的腰。 他低下頭,往那環在腰上的兩團東西,擠了些牙膏。

「抱歉啊,」感到身後的氣息變了,「我失手了,你知道的。」他無辜地說。
「是,」賽佛勒斯也笑,雙手往哈利的面上抹去,涼涼辣辣的感覺令哈利知道自己的臉遭殃了。

他轉身,儘管距離很近,他眯起眼睛,但還是看到那鼻子和唇邊有個淡淡的重影。

吻上去,直接乾脆地吻上去,伸手摸著那臉上的起伏,描著那已經摸過千遍的起伏,他突然想到了某個主意。



把賽佛勒斯送出口外,哈利立即召來木頭、雕刻刀等等的東西到自己的辦公室去,因為那裡的採光較好。

他要把賽佛勒斯的樣子雕出來。

他想試一下。

他坐下來,把東西都放好,然後清空自己的雜念,專心致志地想著那男人的外貌,還有各部分的觸感。

這不是普通的難,哈利的藝術天份本來就不高,加上現在看也看不清楚,好幾次也被雕刻刀割到了。

他倒也不在乎,只是專注於手上的東西。

他一直想,把那男人的鼻子的形狀、嘴角的弧度、眼睛的大小、彼此之間的距離、眼角的皺紋,每一個小小的細節都不放過,仔細地想清楚。 他先把木頭分割,定出鼻子的位置後,開始往旁邊雕。 用自己僅有的視力往左雕雕,右刻刻,其間不停地用手比劃著,發現與記憶中的印象不同時,便立即修改。

終於,鼻子的形狀有了,他摸摸木頭,然後往旁邊去—— 哈利驚呼,事實上,為了突出鼻子,他連旁邊的木頭都給削掉了。

那眼睛呢﹖ 哈利捏著手,想了好一陣子。

結果他伸手施咒將木頭復原後,再用刀子重新刻畫。

雕刻的聲音充斥整個辦公室,木屑不停散落在地上,又被重組,來來回回,就這樣消磨了一整天。

但哈利仍覺得不滿意,總是差了點。 他停住了,仔細地摸著他的雕刻品,想著究竟是那裡的不足,聽到旁邊的睡房傳來關門的聲音,他知道那是賽佛勒斯。

他馬上跑出去,從頭到尾把愛人的面好好摸了一遍後,又馬上跑回自己辦公室、鎖上鎖,然後繼續製作。


至於那個被冷落的賽佛勒斯,看著剛才從臉上抹下來的木屑,感到有絲絲的血腥味道,他感到疑惑;再看看满地同是木屑,一直鋪至哈利的辦公室的門口,他明白了。

他無奈地嘆息,強耐著滿身的躁熱,把抽屜裡的止痛藥放到哈利的枕頭旁邊,然後轉入浴室。

哈利的辦公室、睡房、還有賽佛勒斯的辦公室都是相通的,就是這樣,哈利整晚都往賽佛勒斯和他的雕像來來回回地走著,賽佛勒斯沒有阻止他,只要別受傷就好了。

戴著新眼鏡的哈利,興致勃勃地往自家的辦公室走去。

鎖上門,確定沒有人可以進入打擾後,他拿下眼鏡,放在口袋裡,再從抽屜裡拿出昨夜的完成品,放在桌子上。

他閉上眼,仔細地摸著上面的輪廓,感覺良好,這是他的評語,各方面都很像。

重新戴上眼鏡,哈利的眼鏡還是一直緊閉,心裡的興奮難耐,他很想看看自己的製成品。

他睜開了眼睛—— 然後愣住了。


眼前這個木頭,完全找不到一丁點賽佛勒斯的影子。 頭髮刻出來就像一些碎布繞頭,眼鏡是不平衡的,一隻大一隻小,更別說是深邃﹔鼻子也往一邊歪﹔嘴唇也往一邊歪去,與耳朵、鼻子組成了一個奇怪的三角形。

他難以置信,再次閉上眼睛,伸手摸著那雕刻。

這次,哈利卻清楚地感到那雕刻品完全不像賽佛勒斯。

那之前的感覺,從那兒來呢﹖

他感到一陣不安從心底傳來,捏緊那木頭,哈利知道自己的手在抖。

<<=>> 喏,你忘了,那只是印象而已。 <<=>>


他放下木頭,馬上衝到賽佛勒斯的辦公室,但發現賽佛勒斯不在那裡。
他繼續地找,跑過他地牢、教員室、課室等等,到處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他驚慌住了。

直到,他走過一條走廊時,他終於發現那黑色的身影。

他從後抱緊那男人,無視那堆正被男人責斥的學生,吻住他的脖子。

現在透過眼鏡,他看到賽佛勒斯在瞪那群學生,而那群學生,也非常識時務地離開了。

「非常勇敢,哈利,」賽佛勒斯的聲音沒有起伏,「可以解釋你的行為﹖」 哈利沒有回話,他轉到賽佛勒斯的身前,定定地看著那男人。 他認真地看著那男人,一陣無言的感慨。


萬一真的有那麼的一天,他再也看不到,怎麼辦﹖ 他再次抱緊那男人,他感到男人的歎息,咕嚕地說聲抱歉。

「再是這樣,你要我拿甚麼去吼那堆小鬼呢﹖老蝠蝙的形象都被你破壞了。」聲音有些微苦澀。
「管他們幹什麼,管我就好了。」哈利說。






<<=>> 萬一有那麼的一天,我對你已經毫無印象了,那你,會怎麼辦﹖ <<=>>


完。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