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石哈BL】<<亂>>.....[[給蝶影貓魂的生日賀文]] 舊文

其實石內卜是知道自己所擁有的外號是全校老師之冠,
那當然,全都是貶義的。

儘管這些名字都涉及很多很多的個人情緒還有私人不滿,不過倒是其中有一個挺中肯的,那就是「黑蝙蝠」了。

是的,石內卜自問他的聽覺是最好的。

特別是現在這個時間—— 五—— 四—— 三—— 二——

「石內卜教授——」那個跑過來的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是哈利。

石內卜早已經在五秒前就能分辨身後那個匆匆跑來的人是哈利波特。
他瞪了一瞪剛才被他扣分的學生們,便轉身面向哈利。

「有甚麼——」
「Sev!我拜託你了,現在我是在上課的,可是我忘了帶那份給學生看的麻瓜報紙——你知道是哪一份嗎﹖就是我那天給你看的那一份麻煩你可以幫我拿嗎——那我回去看我的學生了,他們在玩那個發電機——謝你了!」說罷便又匆匆跑走了。

上氣不接下氣地講完後便離開了,石內卜有點無奈地看著哈利的身影。

麻瓜報紙——喔,真是該死的,麻瓜報紙,究竟是那一份啊﹖

石內卜邊想邊暗自懊惱著,一份麻瓜報紙,他非常清楚這可是不會太容易可完成的任務。

當然,他是清楚的,因為他本來就對房間的整齊問題不在乎。
然而這才是重點。 一路上,石內卜還是不停地在回想哈利究竟給了他看過些甚麼。 他只是想起了早前哈利的確給他看過一張有麻瓜報紙,上面有一些關於那個德斯禮的事。 他必須找到,因為他知道可能會有用,也許就那就哈利所說的那張報紙,報紙的兩面都有字,不是嗎﹖

當他找遍了整個睡房後,他開始有點後悔當初哈利拿那張紙給他看的時幹什麼不留心聽哈利說話。

他承認,他生存了快要四十年來,一直對家務這種事是忽略的。
他可以很自豪地向別人展示自己的魔藥儲存櫃,但不可能向別人展示他自己的衣櫃。

先不算以自己性格那是不可能的,但以他整衣櫃除了黑綠以外還是綠黑的狀況來講,執拾起來真的是很麻煩。
他並不想費心在這裡,因為召喚咒太好用了。況且衣服鞋子又不是甚麼一級危險東西,他大可忽略。
他不想費心在打掃方面,他從來不用費心,清潔咒很好用,他的工作室不愁沒有人打掃,天知道他的工作室基本上每一個星期也會有人負責,再不夠的時候多罰幾個勞動服務,沒問題的。

但問題是,他的房間從來就沒有整齊這樣東西,沒錯,除了一般的衣物清潔他可以交給家庭小精靈做以外,他壓根兒不會相信那些昏頭昏腦的精靈們除了會做錯事時去把頭撞牆之外,還會知道小心這回事。
儘管他可以準確無誤地講出毛糞屎的來源以及它被發現的歷史,但是他不可能想起他寢室的拖鞋是甚麼時候買的,還有,放在哪裡。

他曾經說他要好好整理這間房間,可惜自從他的情人也搬進來的後,這個決心好像沒有實現過。
他們在晚上在做點劇烈運動的時候往往會把東西東扔西丟—— 所以說,晚上做運動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現在要找一張麻瓜報紙﹖就在這個凌亂的房間裡﹖ 他拿出魔仗,但猶豫不決,因為他確實不知道那張紙應該被命名為甚麼,總不能叫做廢紙吧。
他還不至於令一大堆學院功課從四方八面地飄過來。

沒有確實的概念而施召喚咒是危險的,他想。

哈利的麻瓜廢紙﹖

這個念頭雖然吸引,但不切實際。
他還沒有忘記在他房間的右手邊有一箱哈利剛買回來的麻瓜參考書,他可不想看到一大堆書向他的頭擲過來。 正當他想開口念咒時,突然靈光一閃, 哈利剛才說甚麼﹖發電機﹖ 也許自己一開始找的方向已經錯了。

石內卜又開始找那張關於發電機的紙了。

就在石內卜教授花了一點點時間在自言自語以及找東西的時候,我們親愛的哈利教授則在課堂上繼續與學生聊天。

「波特教授,石內卜…教授他真的會幫你找嗎﹖」
「一定會。」哈利充滿自信地回答。

哈利現在是在上課,而課題是︰魔法與麻瓜技術的結合。

「波特教授,」一個學生問︰「以你剛才的那段話,石內卜教授真的有可能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嗎﹖」 哈利一笑︰「他不可能找得到,因為根本就沒有那張所謂讓你們參考的報紙存在。」
「你在開石內卜教授玩笑嗎﹖」
「沒有。」哈利繼續笑著說︰「我只是想證明給你們看,若果魔法能與麻瓜的科技結合,我們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條件。好像這個,」他指著牆上的紅光和數字,「在霍格華茲這種古老的建築,是不可以用麻瓜的儀器,但當我們用魔法改變儀器的特性,讓它們的性質處於中間的位置,令這些麻瓜儀器去做我們原本不可以做的事,那我們便可以利用更多的工具了。
「就好像每當石內卜教授移動房間裡面的物件,我們都可以利用一些感應器,去記錄各種不同的數據,這對正氣師的查證以及保安的工作都可以有很大的幫助。」哈利向學生講解,而學生們則繼續觀察牆上的數據。
「波特教授,石內卜教授似乎真的很認真在找呢。」
「當然,要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數據讓你看﹖」
課堂在一個愉悅的氣氛下繼續。

突然在角落傳來一把聲音,一位平日不常發言的學生今天終於開口︰「石內卜教授看來好像非常煩惱呢。」

哈利望向那位學生,而那位學生則望向大門的方向,那裡有一面鏡子,從鏡子中,哈利看到石內卜的身影。

哈利趕緊打開門。

波特教授在石內卜教授剛到門把前便打開了門。 波特教授反手關了門,學生們聽不到他們之間的交談,不過門上那面鏡子其實是可以讓課室裡面的人看到外面的情況。
石內卜教授看起來很不同於平日,他的衣服上有著平日絕對不會出現的皺摺,本來非常會反光的頭髮,如今也因凌亂而失去平日的光澤,唯一不變的,就是面上的表情依然平靜。

課室裡的學生非常興奮,一直注視事情的發展,他們討論得非常激烈 他們在說甚麼,課室裡沒有一個人能聽到,不過石內卜教授一個溫柔的動作,卻令在座位上的同學們的情緒推向最高點。

其實沒有甚麼,只是石內卜教授在對話的過程中,輕輕幫波特教授托了托眼鏡,動作非常的自然。
然後石內卜教授面上的神情卻是溫柔得令人驚訝,至少,令學生們感到非常驚訝。

那真的是石內卜嗎﹖同學們都在想。 亂了,真的是亂了。

<>

「波特!你是故意的,對不對﹖」賽佛勒斯.石內卜先生俯視著哈利。
「Sev,形象,形象,」哈利安坐在他們房間裡面的沙發上,抬頭看著他的情人,「你在遇上我之前,不就知道我是麻煩的嗎﹖況且,這不是我的錯啊,是你一向不把你的房間給好好地收拾。」

石內卜沒有回答,但他回頭看一下這亂七八糟的房間,似乎一切都非常有道理。
最後,他對著哈利,扯出一個非常有個性的笑容︰「哈利波特,我想你實在是太久沒有被罰做勞動服務了,而你今天的勞動服務是︰限你在這個晚上之內,把這裡給整理好。

「你應該慶幸,這份工作是特別為你而設的。」 石內卜指一指地上的狼藉,然後轉過身,回到房間裡,鎖上門,他完全看不到哈利面上的驚訝。

回到房間裡的石內卜看著那疊麻瓜參考書,他十分明白,在他的心中,該被收拾的,不是他的房間,而是哈利波特,

因為他才是真正的亂子。




可惜啊,他是那個縱容他的人。

<>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