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小調 ( HP/RW,BY︰Branch) 舊文


你們是好朋友,這是大家公認,
至少,你自己也是如此的認為。




<>



你們從小就認識,這是大家公認的,
至少,你確實在小時候就已經聽過Harry Potter的大名。




<>



可是時間過得很快,
長大後,
你們也有自己的私人時間,
其他人不知道,
但當過了晚餐後,
你們就各有各的忙碌。
其他人也不知道,
這正是種疏遠的模式。




<>




忽然在一個夜晚,外面下著古怪的小雨,
房間沒有其他人的時候,
而你正躺在床上與你的占卜學功課打仗,
Harry突然破門而入。
你帶點驚訝地看著他居然能把自己弄得整個人都濕透了。

那時他沒有戴眼鏡,
你帶點驚訝你地看到他準確無誤地倒在你的床上,
然後看著你,
告訴你,
他失戀了。
他眼睛紅紅、鼻子紅紅,
但你對於看不出他有沒有哭過這件事絲毫不感到驚訝,
因為你連他有戀愛過也不知道。




<>



在Harry傷心的這段時間,
你好好地檢討過自己,
是時候關心自己的好友了,
於是你決定放棄所謂的私人空間政策,
改為全天候式的伴隨。
你發現你拾回了不少時間,
以及對這個好朋友的了解。
你開始懷念以前與Harry同生共死、闖蕩遊玩的時間,
儘管,那只是年前的事情。




<>



你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多,
乾脆連睡覺也睡在一起。
你們也嫌閒雜的人越來越多,
乾脆拿著隱形斗篷和劫盜賊地圖,
跑到連Hermione也找不到的地方一起度過。


<>



「Ron。」他輕喚你,你回神過來,
這才發現自己已在天文塔的頂部,
你們坐在屋頂上,
頭上沒有月亮。
但Harry笑得比月亮還要亮,
亮得,
連他在你臉上留下輕輕的一吻也沒有立即反應過來。
你倒是感到風忽然大了。


<>


對於那個後知後覺的吻,
礙於當時沒有立即反應,
於是你對Harry之後的三四五六七八個吻也沒有表示出在乎。

可是表面上不在乎,
並不代表那是你心裏所想的。
只是,
不想讓Harry知道而已。


可是你就是不明白為甚麼不能讓他知道。


<>

你的占卜學的功課分數越來越低,
但你所寫的東西卻越來越準確,
因為你寫的都是將會發生在Harry身上的事,
那些雞毛蒜皮、日常生活的小事。
可是你又為自己的預測而感到欣喜。

<>



明明就是認識了很久。



<>



直到有一天,
天氣不太好,
你在生悶氣,
拿著筆的手也有點抖。
Harry你坐在你身邊,看著你,
而你是能感覺到的。

「Ron。」他輕喚,
你抬頭,發現他在靠過來,
又是一吻,
但這一吻卻落在你的唇上。
你一愣,
然後是滿肚子莫名的火。
他看著你的眉皺起來了,
沒有說甚麼。
而你也沒有反應。

直到你完成了你的功課後,
想去睡覺,
Harry按著你的手,跟你說︰「I love you.」
你看著他,
機械地回了句︰「Me too.」
看似平靜,
而你的心早已經跳至失速,
而你也沒有留意你紅色的耳朵有沒有出賣你。



<>



可是過了那天,
你卻重新疏遠Harry,
有意無意的。
儘管如此,
你又渴望Harry來問候你。

你問自己那是為甚麼呢﹖可又回答不來。


<>



Harry甚麼也沒有做。
一切似乎回到原點。




<>


連Hermione跑來質問你們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你一時想不出其他的,
說︰「Harry的失戀好了。」



<>



不說還好,
說了,
自己就似乎清醒了,
對了,
Harry搞錯了,
那是友誼,
不是愛情。

而你自己也確定自己也搞錯了。


似乎為自己,為Harry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了。




<>





其實甚麼也沒有發生過。
一切都在你的腦袋裡幻想。






<>



到後來,過了一段頗長的日子,
當Harry若無其事與你閒聊的時候,
你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用盡氣力把你們相處的時間拉長,
想把他留著,
想回到那段有意無意的時間裡。
你卻又要裝作輕鬆、裝作無意。





<>


最後,你自己,
也搞不清楚自己想要甚麼。




<>




可是,
愛面子的你,
這一輩子也不會承認自己曾因好友的一個吻而心煩意亂。



<>




你依然是Harry Potter的好友,
任何事都會伴他左右,
只要他有求於你的時候。





<=>

真是一曲青春的小調。











又那麼的義無反顧。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