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執子之手,與子皆老。(DM/RW,BY︰Branch) 舊文 留個底

Draco握著拐杖,他不得不承認,只差二年便踏入八十大壽的身體走起來的確比不上年輕人。

他向上望,看到他的孫女在樓梯上方向他招手,要他快點上來。他無奈地歎氣,要一個七十八歲的老人家以一步三級外加跳躍式的上樓梯方式實在是太可怕。

「Andromeda,你先上去吧,爺爺等會兒趕上。」
「你不去看Ron爺爺了嗎﹖」Draco最小的孫女,Andromeda問。

Draco沒有回話,只是拿著拐杖,繼續往上走。

小女孩蹦蹦跳跳地向他走過來,那是Malfoy家著名的顏色,鉑金色,鉑金色的辮子在空中隨著女孩的跑動而躍著,在陽光的照射下,Draco覺得那顏色,很值得懷念。

「爺爺,我要跟你一起去。」

小女孩牽著Draco的手,小手拉大手,Draco似乎想到了甚麼。

一路上,小女孩的好奇心被挖掘了出來,左顧右盼的,東問一下那新奇,西答一下這設想,好不高興的。


好不容易,終於來到了病房門口。

Andromeda抬頭問他的爺爺︰「爺爺,你說Ron爺爺的身體好了沒﹖」

其實Draco心裡也沒有底,好像自從幾年前Potter那傢伙魂回天的時候開始,Ron的身體狀況就每況愈下。這一次,Ron發高燒,病了兩個星期多。

Draco望望外面,是霍格華茲。就算再多過一百年也好,這裡的秋季也不會有改變。Ron這是第幾次來這裡養病的呢﹖

第十二次,他記得。


推開房門,Draco看到Ron坐在床上,左右手各拿一色的棋子。那傢伙每當自己一個人悶的時候,他就會自己跟自己下棋。奇怪的是,每次都有輸贏,而走的棋步從來沒有重覆過,好像真的是兩個人在下棋。問他是怎麼做到的,他說他不知道。

「Ron爺爺!」Andromeda往他奔去,Ron這個時候才抬起頭來,他笑呵呵地張開雙臂,擁抱他最疼愛的孫女。

「來,Joanna,坐上來,喔,你長大了,爺爺抱不起你了。」

「那是Andromeda。」Draco更正,但Ron卻不以為然,依舊喊他的孫女作Joanna。

「Andromeda。」Draco喚她。
「是,爺爺﹖」
「叫你的Ron爺爺改口,你的名字是Andromeda,可不是Joanna。」

這引起了Ron的不悅︰「為甚麼﹖我就是喜歡叫我的孫女作Joanna,有甚麼不對的﹖」
「Andromeda這個名字多難念啊。」

而事實上,這為成了磨心的小女孩,名字是Andromeda. Joanna. Malfoy。無理由地,Ron就是喜歡叫Andromeda作Joanna 。這女孩剛出生的時候,Ron就決定這孩子要叫Joanna,只是Draco覺得Joanna這個名字太像麻瓜的名字,結果在前面多加上Andromeda,兩人在此事上就是有些執著。

「Andromeda——」
「Joanna——」
兩個人同時喊。

小女孩很聰明,她早就知道兩位爺爺和他們的家人們在她的名字上一直沒有共識。她已經九歲了,卻從來沒有聽過Draco爺爺的家人喚過她做Joanna,或者是Ron爺爺的家人叫過她做Andromeda。

因此,她笑著說︰「我是Draco爺爺的Andromeda,Ron爺爺的Joanna。」

Ron聽著,哈哈地笑了起來,摸摸Joanna的頭,教她下起棋來。

Draco也無所謂了。

他伸手摸過Ron的額頭,燒退了,Draco的心情也放鬆下來。正要放下手的時候,Andromeda突然左手摸著Draco的額頭,右手摸著Ron的頭,一本正經地地跟Ron說︰

「Ron爺爺,你沒事,Draco爺爺才會沒事。你再不快點好的話,我怕Draco爺爺會擔心得燒出一個洞來。」

童言無忌。

Ron又笑了,他看著Andromeda的時候,也是笑得最多的時候︰「Ron爺爺沒事,早前你的Draco爺爺不是說我胖了點嗎﹖現在都瘦回來了。」

「爺爺胖點好才好看。Draco爺爺,你說是不是。」

「嗯,沒有人會這樣子減肥的。」
Draco在想,還沒有生病的Ron有點小肚,整個人有點圓。那時的Ron,面上的皺紋沒有那麼清楚。

現在甚麼都看見了。白花花的頭髮,只有偶然在夕陽的照射下,才反射出一點點的紅色﹔眼角的紋再不是只有笑的時候才能看見。

他看看自己的手,自己還不又是這樣﹖

看著Andromeda爬在Ron的大腳上,依依呀呀地說著要怎樣下棋,Draco突然覺得,胸口有點悶。

他想起那個已經遠去很久的爺爺,那是候,也是在病床上。

「爺爺,Joanna能吃一個巧克力蛙嗎﹖」
「當然可以,喜歡的話,整包拿去吧。」Ron很疼愛自己的孫女。
「爺爺,你說我能不能抽到爺爺你的卡片﹖」
「打開就知道囉。」

Draco也順手拿過一隻,自己小時候吃得不多。他拆開包裝——
它從手裡跑掉了。

「Draco爺爺,你的青蛙跑掉了。看,我的沒跑掉,爺爺,我請你吃,好嗎﹖」
Draco拒絕。他不是不能追,一個咒語它便回來了,只是Draco覺得,有些東西,追不了。

「Joanna,你偏心,只請Draco爺爺吃,那我怎麼辦﹖」
「好吧,爺爺,那這個給你。」不過小女孩又想了一下,最後一面堅決地說︰「爺爺生病了,不可以吃零食。」

Ron像個小孩子般,轉個面來向Draco撒嬌︰「我可以吃,對不對﹖」
這很神奇,這是Draco在這一刻可以想到的,原來老人家的眼睛還可以張得那麼大。

「Draco爺爺,你不可以答應Ron爺爺的!」看到自己猶豫了那麼久,Andromeda有點心急︰「爺爺,我把這個送你,你不要吃巧克力,好嗎﹖」Andromeda遞上手中的卡片,上面的Dumbledore在眨眼。

Ron的表情帶點失望,他接過卡片,眯起眼看著上面的Dumbledore。
「Draco,」Ron說︰「我們那個年代的Dumbledore,是這個樣子的嗎﹖」
「我又不常吃,哪記得這麼多。」

「爺爺,」Andromeda湊近Ron,看著卡面的字︰「嘩,那個Dumbledore活到差不多二百歲耶!」她抬頭看著Ron,笑咪咪地說︰「爺爺一定會活得比他久的!」她又看著Draco︰「Draco爺爺也是!」
「當然囉,你的爺爺們現在只算是一個中壯年人而已。」

Ron和Andromeda都笑開了,Draco忍不住也笑了。他抱著Ron,把頭放在Ron的肩膀上︰「今天天氣很好,到外面走走吧,常常坐在這裡也沒有好處。」
「好啊!」Andromeda興奮地說︰「我剛才看到一棵會動的樹!我好想到那裡看看!」說罷便跑去拿Ron的拐杖。

Ron接過拐杖,問Draco︰「你剛才才來而已,不怕累嗎﹖」

「走吧,你以為我是你嗎﹖」他拿過自己的拐杖,站了起來,再扶起Ron,Andromeda跑到Ron的身邊,三人便手牽手地步出病房。


三人向著Whomping Willow出發,秋風吹吹,小女孩跑在兩位老人家的前面,白色的裙子在風中飄啊飄。而Draco和Ron兩個人六隻腳慢慢跟在後面。

樹在小山坡的另外一邊,Andromeda早就跑到了坡頂,她在上面呼喊著︰「Ron爺爺、Draco爺爺,你們快來啊!」說罷又跑掉了。

微風吹過草地,Draco和Ron手牽手,他們沒有刻意加快步速,Andromeda知道他兩位爺爺行動速度不可能及她,所以她不會跑得太遠,總會在一定的時間出現在兩老的視線範圍內。


他們終於走到坡頂,Ron停下來。

他望向山坡的另一邊,這裡地勢稍高,可以遠處的墓園。

那邊的墓園有Ron的家人,Ron的好朋友,Ron的老師們,以及一些也許認識了,但又忘記了的人。
望著那一個個的十字架,Ron眼睛的似乎有點過分的濕潤。

一陣沉默過後,Ron發話,聲音有點沉︰「Draco,」他沒有回頭,「如果我一百歲前就死了的話,我要葬在那裡,過了一百歲的話,我便在Malfoy墓園下葬。」
Draco沒有回答,他望向那邊的十字架,似乎看到一支支金紅色的Gryffindor旗在飄揚。

Ron緊緊握住Draco的手,又放開了。他向著他的孫女的方向走,蹣跚地。

Draco發現Ron走得很慢,也慢於常理。於是他拿起他的拐杖,看看距離,然後瞄準Ron的右邊臀部的肌肉,手向前一伸——

「哎啊!」Ron前傾一小步,幸好還能平衡身體,「你幹什麼﹖」
「陪你啊,我不是說過了嗎﹖你還問。」有點沒氣沒力地說。

Ron稍微皺眉,有點疑惑,然後又像領悟似的,點頭笑了。



好吧,「萬綠叢中一點紅」也許是Draco一個理想,但如果真的是有一天,Draco要永遠和一群Gryffindor系的鬼怪當鄰居,那他也認了,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跟Potter吵架的日子也許是很有趣的。



Andromeda跑到Ron的身邊,說︰「爺爺,不如我們比賽,看看誰首先跑到那棵會動的樹那裡﹖」
「好啊,不過Draco爺爺也要參加的喔。」拍拍Andromeda的頭,Ron笑著對Draco說。
「沒問題啊。」Draco聳聳肩。

「Ron爺爺,Draco爺爺,那你們先走,我等一下一定能追得上。」Andromeda自信滿滿地說。
「你會讓賽﹖那麼有自信的話,Andromeda,要是你輸了的話,這個月不要吃巧克力,怎樣﹖」
「沒問題!」Andromeda的眼睛轉了一圈︰「要是爺爺你輸了的話,那這個月Andromeda要吃雙倍的巧克力蛙!」
Draco自然是樂意奉陪。







之於賽跑的結果……

「該死的Draco!」Ron氣呼呼地說︰「我可不相信我嬴不了你。」
「哼,」跑在前面一步的Draco,儘管也是氣喘不而,但仍非常得意地說︰「只是差一步而已,你只要能比我多跨一步便超過我了,嬴不了的話就快點認輸。」

於是,憑著一點怒氣,Ron用盡全力,往前一踏,拐杖也趁機伸的Draco的腳邊,似乎想阻止他前進。而在Whomping Willow的不遠處,Andromeda早就在那裡又跳又叫地為兩位加油。



<<完>>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