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會議(DM/RW , by BRANCH) 舊文 留個底


「各位,今日的會議就這樣結束,謝謝。」Hermione,我們的女學生會主席,蓋上這次的會議記錄,一聲令下,長達三個小時的月中會議就是這樣結束了。

與其說是會議,倒不如說是一場辯論比賽,賽制就是以維護自己學院的地位為原則。

那是一場難挨的比賽。


忍著怒氣,急速地跑回交誼,強悍的Hermione變得有點沮喪。

Hermione用力地把會議記錄拍到桌子上,「很明顯他是故意的!」Hermione憤恨地吐了一句話來。
「算了吧,」Harry說,「那個人是Malfoy,別以為他會讓我們那麼順利。」
「我真的不明白在温室後面多建一個實驗室有甚麼問題﹖我完全看不見那個經費會有甚麼問題!」Hermione拍拍桌子,「甚麼Slytherin怎麼也不會去那種地方!別忘了他也在這裡!」

「Ron!」
「甚麼﹖」剛剛還在發呆的Gryffindor級長終於回神過來,但是面對的卻是在盛怒中的女獅子主席——「怎樣你剛才在總是發呆﹖」

「我不知道該說甚麼——」
「你知道就是因為你剛才那樣的表現所以才被Malfoy有機可乘!本來我們可以順利通過計劃的,就是因為你……」
Hermione連串炮轟,可惜的是Ron根本就沒聽進耳朵——   


他想的是另外一些事情。






昨晚他在走廊當夜巡,途中遇上了Malfoy和他那個跟班。

他們之間還有一段距離,他記得Hermione曾經告誡過他,盡量不要與Slytherin的人起分爭,畢竟現在大家都是級長。

不過更重要的是,萬一是自己先動手,Harry和Hermione處理起來會很尷尬,這個Ron非常清楚,毫無疑問。

於是他馬上轉彎,走到另一邊的走廊去,希望與Malfoy他們錯開。等會兒再繞回剛才那邊,他想,反正,條條大道通羅馬。

他繼續走,外走廊這邊跟裡面不同,現在是冬天,這裡有窗擋不住外面的風,吹了進來,很舒服。

「你不敢面對我,Weasel,就為了所謂的不給那個疤頭和麻種麻煩﹖」

突如其來的聲音把Ron嚇了一大跳,他轉身回頭,看到Malfoy依著牆,手上玩弄著魔杖。
Ron暗捏一把冷汗,他完全沒有留意到有腳步聲,要是剛才Malfoy要對他施襲,他一定是躲不開。

Ron的手往口袋移動,動作儘量保持輕微,沿著衣服走的手,幾乎是用滑的,Ron可不想在沒有防備下面對Malfoy。

「你知道你很沒有主見的嗎﹖Weasel,」Malfoy臉上的那份輕蔑,Ron看得很清楚,「當然,就是因為你這樣,你才能有資格當他們的跟班,不是嗎﹖」

「憑甚麼你要這樣說﹖」這很沒有新意,每次都是這些話,每次他也是這樣回答,很平常。最好是Malfoy動手,這樣便不用等太久。Ron默念著。然而接下來這句——

預期中的諷刺沒有聽到,聽到的反而是一輕笑聲,Ron驚訝地望向Malfoy。
「那個麻種say YES的,你都不敢say NO。你真好利用,不是嗎﹖」

伸進懷裡的手不自覺地手緊。

「利用﹖」

「是你想不通,還是你太笨﹖」Malfoy還是保持那笑容,玩弄手上的那根魔仗,「你不知道Granger的最大野心就是在霍格華茲上的歷史上留一個名字嗎﹖,可惜呢,她是不可能做到的。」

「你想說甚麼﹖」

「喔﹖別告訴我你還沒看明天的議程,Weasley﹖」Malfoy給了一個十分誇張的表情,「你確定你是個級長﹖」

「我就是沒有看,那又怎樣﹖」

「喔﹖我們的Weasel就不怕他家主人罵嗎﹖」

也許Malfoy是誤會了或者是甚麼的,Ron不知道,他只是聽到Malfoy一句「去去,武器走」,不幸的是Ron他抓著是斗篷,於是他身上的斗篷便被一陣魔力拉走。


始料未及。

Malfoy一愣,Ron看著他的斗蓬在他們之門間飄落,一陣冷風吹來,他感到臉上燙得很,但身下很冷。他也沒有注意到Malfoy是甚麼時候離開的,他只是記得他看著地上的斗蓬,良久才記得要拿起。

他回到房間拿起Hermione晚飯時塞給他的文件夾。也許是晚的風把他吹迷糊了,也許是其他的東西影響了他,Ron很迷惑,真的很迷惑,他從來沒有質疑過Hermione一切的話,或者是一切的決定,她總是對的,沒錯。

就算有時候不符合事實,但也是從大家的利益出發,她會把東西想得很周詳。
但利用﹖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那場會議,自己的興趣不太,那個學生實驗室的計劃。計劃全都是由學生自己一手計劃,教授們完全不會參與。
實驗室是讓學生有自己的研究、發明,有一個私人的地方,在沒有教授的情況下做事。
很多人贊成,也很多人反對。
如果計劃實行了,那學生們必須參與興建工程。
他個人並不太喜歡這個計劃,因為就算建成了,他也畢業了,對他的作用不太。

剛才的會議,Ron居然會想贊成Malfoy的「勞民傷財」的理論。但出於他是葛來分多的學生,他並沒有說太多。
但心理上也不想背叛自己的心意,所以在整個會議上,他都在人天交戰。


「Ron Weasley!你究竟有沒有在聽!」

Ron漠然。他突然想不通,眼前這個女生為甚麼要如此地兇。

<<=>><<=>><<=>>

「不准遲到、不准缺席,」這Hermione跟他說的︰「不准請假。」Ron默默背誦了Hermione今早跟他說的話,真是萬幸,Hermione居然沒有生他的氣。

他早到了會議室,他把腿放到桌子上,玩弄著手上的羽毛筆。唉,Ron歎氣,今晚是要表決的日子,天知道要是這次不好好表現的話保準會被Hermione再進行一次訓話。

有人推門而入,他抬頭,那是Malfoy。
「Hi,Weasel。」Malfoy還是保持那個,Ron認為那是個笑得很賊的笑容向他靠近,「昨晚沒有被那個麻種罵得很慘嗎﹖」
「所以﹖」Ron開始有先下手為強的打算,可是他看看牆上的鐘,他放棄了。
「我倒想看看你這次會不會有點自己的主見而已——」Malfoy突然轉身回到自己的坐位上,門也被推開了,其他學院的人地陸續進來。


昨天的情況又繼續,Ron沒有放太多心思進去,只是偶然的一兩句能飄進他的耳朵。

「我真的不明白資金那裡出了問題,Malfoy先生。這個項目要是通過了,學校是會負責資金的部份,我們學生只是負責其中的一成而已。」那是Hermione的聲音。

「怎麼了﹖」Hermione突然回過頭來看著他。Ron這才發覺剛才無意中叫了Hermione的名字。

「喔…」不等他說完,突然Malfoy插話了︰「Granger,你確定所有人都支持你的計劃嗎﹖例如——」他把目光放到自已身上︰「你身邊的Weasley﹖他可是整晚都沒有發言呢﹖」

頓時間,在座的各人都注視著Ron。確實是,Ron不同於往日的態度的確引起了各級長的注意,連Ginny也帶有疑問的目光看著他。

「Ron﹖其實你是有其他意見的﹖」Hermione問著。
那個是不能夠質疑的目光。

於是他望向Malfoy,Malfoy一副了然不屑的樣子。
Ron現在沒有想太多,他只是回了一句︰「我完全贊成Hermione的建議。」

Hermione給了一個笑容給Ron,轉頭對Malfoy說︰「現在沒關係了吧﹖」Hermione自信地說︰「那其他人呢﹖除了Slytherin的代表外,其他人還有沒有其他意見﹖」

Malfoy帶點訝異地看著他,但很快便別過頭去。

Ron心裡也是有點不甘。
就算沒了他的意見,議案也有獲得足夠的票數通過。
但Hermione是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有否定他的可能。
而自己也說了不完全是實心話。

可是,令他如此地做的,卻是那份沒有質疑的情緒,Ron可以告訴自己,有些人有時候會不理自己的感受,但這些人卻會在自己有生命危險的時候陪到自己最後。

那又何必去計較呢﹖

他可以自已去生Hermione的氣,不過不是在這裡,他是會以大局為重。

因為Hermione才是他的朋友。

離開會議室時,他看到Malfoy靠在門口,Ron時他聽到Malfoy說了一句︰「真的沒種。」
而Ron只是回了句︰「你是羨慕不來的。」
「哼,果然是Weasley。」





過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一天,Malfoy突然想起這件事,他問Ron為甚麼當時為甚麼會這樣做。
不過Ron早已經忘了。

「那你為甚麼會記得﹖」
「沒,忽然覺得,這個傻瓜很難得。」Malfoy笑著說。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