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DM/RW】 E for Egg . 德罗新春30天 (By Branch)


#德罗新春30天
沒有常識可言!可能會有很多錯字…我努力改…..
對話推進劇情,對話佔的比理比較重啊,大家可能會看得比較辛苦啊….
這篇文的節奏會比較快就是…….因為語言組織是個大傷……=.=
手機排的版,排到我真的要哭了。

~~

E for Egg.






由Draco決定打開地牢的門開始,他的教父就告訴自己不能回頭。

為了他敬愛的母親,盡管一百萬個不願意,也只能夠和疤頭他們一起逃離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莊園。沒有其他辦法了。


「目的地在哪﹖」Draco嘗試問過,但是三人似乎還是不樂意直接告訴他。其實Snape也沒有教他怎麼做,但是先跟著Potter走這件事他還是知道,雖然不願意,而且形勢不如人,Draco還是跟著那三人組。


急著逃亡的前幾天,一開始還是挺順利的,後來發現Death Eaters追得越來越近,Draco發現他們四人的路線一時向東一時向西的企圖想甩開Death Eaters,但情況似乎越來越糟糕。甚至這一次,他們差點就被趕上了。

Draco正在想要不要趁沒有被發現的時候自己先跑路明哲保身時,萬事通麻種還是是似乎想出去問題所在。

「是魔杖,每當Harry一展咒,Death Eater就可以找跟著跟過來,」Granger說,站得高高的,「Harry,看來你的魔杖,得自收起來。」

疤頭和Weasley點了頭SAY YES表示贊同。喂,Draco想,他們有SAY NO的時候﹖

「我們還有多遠才能和Remus他們匯合﹖」
「新的鳳凰社在——」Granger拿出地圖,在似乎考慮Draco的存在,她的手停下來,Draco識趣地離開了他們的桌子,移動到房間的角落裡,專心地研究麻瓜的家具的裝飾起來。

Draco一開始沒仔細聽,後來聽著覺得有點不對,他們打算兵分兩路﹖Potter還打算不用魔法﹖
「喂喂喂,你們打算怎麼分組的﹖」Draco馬上回過神來,轉過頭來問三人組。
「對,」Potter看了跩哥一眼,「我們還要算上Malfoy。」
「對,Draco.拖後腿.Malfoy。」Weasley白了下眼。
「不,還有Malfoy你的也是,黑魔王之前不是也用過你的魔杖一段時間嗎﹖我覺得安全起見,你還是先不要用你的魔杖了。」Granger說。

Draco一頓,甚麼﹖「你這個麻——」看到Weasley幾乎怒起來的拳頭,他識事務地改了口風,「沒有魔法怎麼活﹖」
「我沒有魔法都可以活得好好的,Malfoy。」
Draco正想反駁,Weasley這時候說︰「對啊,Harry,你沒有魔杖怎麼辦﹖Death Eaters不弱,不是每次都遇到像Avery那麼好對應的。要不你拿我的魔杖走﹖你和Hermione都有魔杖在手會好一點。」
「不,Ron,」疤頭說,「這樣你和Malfoy都沒有魔杖,太危險了!」Potter急忙道。
「沒問題的Harry——」Weasley堅持著。
「你白痴啊Weasel,」跩哥忍不住彈跳起來。「沒有魔杖,我們倆能去到集合點就之前就先掛掉了吧。」

Draco早就知道大約分組如何,麻種一定不會和自己一組,他們未必信任自己,更不會在這個基礎上讓女生和自己走在一起。剩下的只有Potter和Weasley。由剛才的對話中已經聽出來,Potter和Weasley沒打算合在一組。看出來他自己的安全根本沒有在三人組的考慮範圍。

「Potter你想Weasley死也不用那麼想吧。」Draco終於離開了他的椅子,往長桌的三人組方向走去,他視線重點雖然在Potter身上,但還是注意到Weasley離開了他的椅子,準備阻止Malfoy的前進。
「說甚麼呢,Malfoy,你不也有魔杖在手邊嗎﹖沒人拿你的。」Weasley說。
「OH THANK YOU,你的女性朋友剛剛告訴我我不能正常使用我的魔杖,」Draco轉頭對Weasley說,果然是傻腦袋啊,這智商!
「但我覺得這個選擇挺合理的,」Granger說,「你是不能正常使用,但還是可以備用,也不算完全沒法使用,雖然平常他在你手上也只是一根樹枝。但黑魔王要通知Death Eater一來一回的時間也是夠的。況且我們只是推測你的有問題,也不一定有問題。」
「對啊,Hermione說得對。」Weasley點頭贊成。
「但是會不會還是太危險了,」疤頭還算是有點人性,「我不放心——」
「沒事的,我們不放心的都是你,Harry。」Weasley說,打斷了疤頭的話。

OH,Draco想,去他們的爛友誼。



痕頭和麻種最後選擇郊野的路線﹐短而比較危險。而Draco和Weasley繼續城巿之旅。三比一的選票下,Draco完全沒有了說不的餘地。
在分開之前,Draco見萬事通小姐把一張開鎖卡塞到Weasley的手上。

Draco不喜歡麻瓜城裡的氣息,空氣中飄過的名詞,雖然是英文,但Draco還是覺得有點吃力。就是有種,你覺得你應該知道那個是甚麼,但然而還是猜不出來。

果然是麻瓜愛好者,對麻瓜事物適應性如此的強,他想,Weasel的生存能力果然好。


三人組還沒有分開之前,為了不太顯眼,他們習慣於在夜裡把別人的酒店或者旅館的空置房間打開休息。但現在為了趕路,Weasley放棄了宿在旅館的主意。

災難,Draco認為,但是不否認這也是個好的選擇。
但餐風宿露的生活,Draco實在是適應不來。

Ron是知道目的地的。於是在研究過地圖以後,Ron決定偷偷地爬上運貨的貨車上,這樣比單純的走路快很多。Draco表示他沒有多餘意見。



於是他們爬上了穿越在城巿間的貨運火車,向著目的地進發。
所幸的是似乎是糧食的貨車,內裡的裝著面包和火腿。
真好。


累了那麼多天的兩個人,坐在車廂的地板上,一下子陷入沉默。
火車隆隆地走,月光柔柔地灑下來,畫面很美好,就是坐在窗下的的Weasley吃相真的不太好。

Draco皺起眉來。「Weasley,你真的是,上輩子開始餓著呢﹖」看到面包屑都掉到褲子上和地上,Draco又忍不住嫌棄起來。

可能是吃飽了,車裡又溫暖,Weasley明顯看起來放鬆了不少。他抬頭看了一眼Draco,「想吵架不﹖高貴的Malfoy還不都一樣和我們平民一樣坐在這裡。怎麼樣,覺得自己是個落難的奧茲國王﹖」
「奧茲國王裡面講的東西你似乎都沒有感受過吧,」Draco把重心放在回車廂的牆上,讓自己能夠舒展一下,「難怪你那兩個哥哥弄那麼多奇怪的玩意出來,畢竟窮人都是靠想像。」
「咦﹖」Weasley似乎沒有預料到Draco會回話,甚至本來想好好介紹一下那個叫奧茲的主角是位錢多人傻最後被流放的故事。但原來Malfoy也有看。「你也知道﹖」
「誰不知道呢,那個是每次廣播都會念到的吧。」Draco自豪地說,滿意地看到Weasley眼中閃過的驚訝,「我還見過Pollyanna本人呢。」嗯,Pollyanna就是奧茲國王的作者,傳聞中十分貌美。「也不怕告訴你,Pollyanna本人是個男人來的。」
「甚麼﹖!你也知道她是個男的﹖」這個時候的Weasley顯得更驚訝了。
「對啊,」Draco回想起把Pollyanna邀請到家裡的那次宴會,讓他記得這件事的原因——「你其實來過我家的,不是嗎﹖我是見過你的,當時的你帶著一隻超級舊又髒的小熊在身上,然後又沒禮貌。」
「說起來,」Weasley陷入一段回憶,「你就是那個好討厭的小孩﹖等等,沒禮貌的是你吧」Weasley白了他一眼,「長大了也是那麼討厭,果然性格早就注定。」

Draco沒有接過話,他想起來,那個早已經不是自己的家了。雖然心裡萬分不想承認,但自從自己踏出Malfoy莊園起,他能再回園裡的機會,可能就押在疤頭Potter身上。

Draco不禁想取笑自己,看吧,自己也早已經潦倒不堪,黑魔王在自己身上的印子每每在深夜都在折磨自己,沒有哪個晚上自己不是被蝕入骨髓的絞痛弄醒的。

Draco抬頭,看到Weasley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你想笑就笑吧,反正我現在還不是一隻落難的下水狗。」
「沒有,」Weasley說,「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那樣尖酸刻薄的嗎﹖」良久,Draco似乎聽到Weasley輕輕地咕嚕了一下,類似「THANKS」。

在之前4人逃亡的時候,疤頭和麻種對自己的態度不冷不熱,但Draco知道,骨子裡他們就是不信任自己,只是他們相信Snape。當然Draco也知道他不是因為甚麼偉大原因要加入疤頭他們,說到底他也只是要保命而已。Snape讓他自己爭取求得他們三人的相任,具體做法也沒有說。
但Malfoy家的生存哲學,能屈能伸。

倒是明顯態度有改變的是Weasley。真得容易就相信別人。Draco能感覺得出來,這一路Weasley都在遷就著自己。雖然是到處流浪的行程,但是Draco真的睡在冰冷的地上的機會真的很少,多數是榮恩隨意往地上一躺,睡過去就算,留下長椅桌子讓Draco休息。

「我才不是想救你呢。早知道救完你們我還是逃出來那麼辛苦,我就自己躺在自己床上裝甚麼都不知道更好。」本來Draco想裝聽不到讓人再講一次,但是又覺得這樣挺好的。
「我曾經想過,那天應該是我最後一天。有很多事還沒完成呢。」Weasley低頭說,很溫柔。「我還沒能看到比爾的孩子叫我叔叔呢。」

你早就死過一次了。Draco心裡一沉想到。
對,他,差點就把Ron Weasley送到死神面前。

原來Weasley在死之前,是在想這些。
上次出事也是這些嗎﹖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真相之後,會不會收回那句謝謝﹖

Draco沒有問出口,他只是看著那個似乎不太熟悉的Weasley,這段時間,Weasley給他的感受,太多了。他那麼有時覺得,比起執行黑魔王必死的任務,這種在危險中求生的欲望似乎更有人生。他覺得自己有了一點點的期待,對將來。

「轟——」火車停到在中途站,他們聽到了有人準備打開車廂門的聲音。於是馬上一前一後地跳出窗外,再爬到車廂與車廂之間的空隙站著。車廂的邊緣能站的地方很小,他們倆只能抱在一起站到邊角上。幸虧車廂是靜止狀態,不然他們早掉下去。

這樣些點被發現的事情經常發生,每次只能靠Merlin保祐才能脫身。

他們倆站得太近,Draco覺得自己能夠聽得到Weasley的心跳聲。

「他們走了,」Weasley說,原來他們是每一站停車都會在點算貨物,當他們發到地上有幾個散落的包裝時,以為是老鼠來偷吃,還默默地驚訝了一下原來老鼠也那麼聰明。
「說你聰明呢,Weasley,」Draco看著對方那湛藍的眼睛,看到自己帶微笑的倒影。
「說的是你,包裝紙我都是往外丟的。」Weasley說,「我聽到他們說前面的車廂有廚房,」Weasley笑著說,臉上帶著合謀的意思,「要一起去不﹖我想煮個甚麼都行來吃,反正我想吃熱的,我懷念有溫度有軟度的食物了。」

Draco點頭說好,反正他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他們開始慢慢地往前幾箱車廂爬,動作一定要迅速,他們不知道火車甚麼時候會再開動。

爬著爬著, 終於來到了廚房的那車廂,他們倆就如來的時候輕鬆翻了進去。
「嘩,是香腸的香味,熱的。」Weasley帶點興奮起說。他轉了一個圈,「喂,Malfoy,我覺得我們可以順手拿走幾袋香腸的﹖」Weasley對Draco搖了搖手中的袋子。
「或者我們可以來隻煎蛋。」Draco說,突然看到Weasley的笑容,他突然興致上頭,拿起了桌面上的一筐雞蛋,把本來的煲著水的茶壺往爐邊一放,拿起煎鍋,勢頭款款地打算發揮一下。
「吶,小少爺居然有下廚的經驗。」Weasley說,Draco看了他一眼,帶點自信,拿起手中的蛋往鍋邊一敲,等著華麗的打蛋動作,然而——

「喔X!」Weasley講了一句髒話,馬上把火關掉,Draco也被嚇一跳,他手上的蛋白沒有如預期般倒出來,反而倒出一個雞的胚胎。Draco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他又拿了一個蛋,打開,又是一個雞的胚胎。
「你在幹甚麼Malfoy!」Weasley似乎被眼前的景象所嚇到,他看著Draco手上的蛋殼,「你這樣是在殘害動物!」
「我哪裡殘害動物了﹖Weasley,」Draco慍怒道,其實Draco也被嚇倒了,但是更多是突然被Weasley的態度嚇到,「別說得那麼清高,你不也吃肉嗎﹖」
「那至少不是我的本意,至少不是那麼殘忍的方式,本來這雞蛋可以成長為一隻雞!」
「你在逗我嗎﹖Weasley,」Draco冷笑,「成為一隻雞還不是到後來被人放在餐桌上——牠還是要死的,牠沒得選。」
「但至少不是這樣活生生地被火燒!我們本來只是來要點食物!」Weasley怒道。急忙轉身在車廂內找出了兩個牛皮紙袋,把那兩個在鍋上的胚胎裝了進去。
「我沒有心情在這裡了,你自便吧Malfoy。」看著Weasley小心翼翼地把那個袋子扣在腰帶上,Draco一時理解不了衛斯理的做法。但的確是,自己也有點倒胃口。
但他理解不了Weasley這莫名其妙的怒火。甚麼﹖為了兩隻雞蛋發脾氣﹖因為世上少了兩隻雞﹖

他跟著Weasley返回自己的車廂,Weasley沒有再和他多說一句話,背向著他在月光下睡覺,恍惚離開前的和諧是Draco的一場夢。

車廂內,一時冰冰冷冷的。



一日之後,或者兩天,Draco也不知道,沒有時間觀念,Weasley不和他說話他覺得時間過了很久。Weasley算了時間,示意他要下車了。他們趁著火車停站,跳下來火車。

這裡是城市的邊界,有個大草原。

下車後,Draco呼吸一下,空氣真好。而Weasley徑自往大棵大樹那邊走去,Draco不明所以,但也跟著,只見Weasley掘出了兩個坑,把腰上的袋子放了進去。

原來這在安葬兩隻胚胎。

看著這個過程的Draco覺得,他好像理解Weasley生氣的點。就是,有時候Draco覺得,Weasley很傻,很笨,還,很善良。

身上有麻種給的萬能匙,但是他從來才不會往住宅開,只會開看起來很高級的餐廳,也從來不會拿走任何財物。他說,我們是來借食物,不是來搶劫。雖然在Draco眼中根本沒有分別,甚至覺得Weasley在裝道德高尚,但想想,這種信念似乎刻在了Weasley的骨子裡。
所以真正把Weasley生氣的,是Draco在實驗看看是不是下一隻雞蛋都是有問題的這個舉動。這種帶目的性的測試,對Weasley來說,是種傷害。Weasley不願意主動傷害任何事。

記得那隻老鼠私底下偷偷說過,Weasley是對他最好的一個人。

他記得他母親講過,希望自己將來找到一個善良的人。因為善良本來是一種選擇,而選擇善良的人,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Draco覺得,Weasley,挺符合他母親所說的。





喂,這是怎麼啦,Draco想。可能他只是,太想他母親了。








~~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