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ch

爛尾,文題未定(HP/RW)

「午安啊,Harry,」 Luna面上誇張的太陽眼鏡,坐到Harry的床邊,Luna一身五彩繽紛,大大的耳環叮叮噹噹地響著,倒是和銀灰色的頭髮十分相襯。然而在Harry素淡的房間,Luna這身打扮還真是有點格格不入。

「嗯,午安。」Harry閉著眼,好像自從Ron過世後Harry就再沒有出現過公眾的視線了,「我還是能感受外面的天氣的,今年的夏天實在是太熱了。」

聽Hermione說,Harry吃得越來越少。睡得也越來越少了。

「你倒是知道的啊,那你還約我這大中午來你這裡,我這個老婆子走路早就不利索的。」

看著Harry瘦下去的面,和當初還可以淡然地主持Ron葬禮的Harry一點都不像。
那時的Harry,精神還是挺好,直著腰念著禱文。
現在的Harry,真的像是一百多歲的老人家。

Luna自然地拿起桌邊為自己準備的茶,喝了起來。
嗯,味道還是挺可以的。

她轉頭看著Harry,靜靜地等著他打算和自己說甚麼。」
「喔,你倒是成了一個FASHION ICON。」
是嗎﹖Luna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扮,「我只是喜歡穿我自己喜歡的東西。」

「真好。我好像從來都沒有真正擁有過喜歡的東西。」

喔,正事來了。Luna放下手上的茶杯,雙手放在膝上,低頭看著Harry,「我們偉大的Harry Potter啊,」Luna說,語氣的調笑止不住,「我這個老婆子有甚麼可以幫到你呢。」


「幫我寫個訪問吧,」在一陣沉默過後的Harry發話,這幾個字似乎讓Harry花了很大的勇氣說出了。他面上的皺眉看起來更深了。

「哎,我手上的出版社出了名就是寫最小道消息、最不真實的出版社啊,讓我出版是不是太不真實啊。」雖然這樣說著,但Luna從手腕上眾多個手環中取下了羽毛狀的手環,把它弄直,那是支自動羽毛筆,跟隨著Luna很多年了,又從衣服裡摸出了羊皮紙,它們在一旁自動就位,Luna笑了笑,「我這是多少年沒幫人做訪問了,看我啊,羊皮紙都少帶來了。」

「能請到你特意為我寫這個,這是我的榮幸。」Harry把視線轉到牆上的照片上。

整個房間就數這張照片所擁有的顏色最多了,那是一張麻瓜的照片,照片裡的Harry和Ron抱著對方肩,在洞穴屋門前拍下的。

「他笑得很好看。」

「是啊,我倒時沒有看見過Ron哭鼻子過。他結緍前在家門前拍的。」

「呵呵,」Harry輕笑,一臉寵溺,「我有啊,他哭起來啊,可難看極了。」

「沒有Hermione的。」Luna看了一圈,房間裡沒有別的照片,「我還是以為會把Hermione的放在房間裡呢。」
「有,在客廳裡,有我們三個人的合照,你等會可以去看一下。而且Hermione早嫁人了,我還在房間裡放著她的照片多不好啊。」

「Ron也改姓Malfoy了,你也不把Ron的照片放在床邊。」

「不不不,他是加了姓,加自己的姓前面加了Malfoy的姓,他還是姓Weasley的。」Harry眼中閃過一點精明,「那是我的主意,我知道會把Malfoy氣倒。」

「喔Harry,這可是新聞呢,我們只道Ron拉不下面來所以不把自己的姓改了。」Luna也不和Harry急,順著話接下去,她隱約能感覺到一些事,但是Luna不急。

「那是我的私心。」
「那是,誰不知道你和Malfoy是死對頭呢﹖」

Harry又陷入一段沉默,看起來是在想事情。Luna也沒有不耐煩,拿起桌邊的茶。可惜沒有點心呢,Luna想,怕是Harry是最近對食物需求減少了吧。Luna在心裡歎了口氣,回去還是寫封信給Hermione好了。

「我愛他。」
良久,Harry說了句話,輕輕地。


「終於說出來了。」Harry好像是真的鬆了口氣,身體是軟下來,轉身動了下,換了一個姿勢,面對著Luna,「我忍了這句話差不多一個世紀了。」

「我相信Hermione能感受出來的。」Luna說,手邊的自動筆一頓,老實說Luna確實是是吃了上一驚。她想起年少時曾經想過這個可能,但後來從Harry的表現來看,Luna早就沒有再往這方面想了。以前能感覺出來是一回事,到Harry的現在的口中說出來是另一個事。

還是挺震撼。

「是啊,」Harry說,「多麼聰明的女孩啊。她在很多年前就問過我,為什麼不阻止Malfoy。」


~
「Harry啊!」Hermione難得一次對Harry發那麼大脾氣,「你真的讓Ron跟Malfoy走了﹖那是Malfoy!那是Ron!」
「我知道,」Harry任得Hermione扯著自己的領子,他閉上眼,整理下了自己的情緒,他其實實在是不想面對Hermione質問的眼神,但Harry還平復下來,「Malfoy是我們的人,Ron喜歡他,就讓他們去吧。」
「這就是你的大局為重﹖」
「至少我是知道Dumbledore讓我去做甚麼。」

~

「是啊,」Harry繼續說,寂寞的氣氛繞在Harry身邊,轉不走,「為甚麼呢﹖」
「因為你是救世主啊。偉大的Harry Potter啊,沒有甚麼你是不能做的。」
「有,多得去呢。」Harry一頓,「我不偉大,不。我只能躺在這裡讓自己離去。」

「我想死去,但是又沒辦法。」Harry的語氣很平淡,似乎在談論天氣一樣。

「他走了,你想陪他﹖」
「不是,其實他走了,我反而輕鬆了。」Harry說,「只是我覺得我在這裡沒有事做了,太無聊了,畢竟,我守了他一輩子了。」

「就好像Snape守護你媽媽一樣。」Luna想起那個動人的故事。
「教授比我偉大多了。」Harry說,他雙手擋住了臉,聲音發很有點沙啞,「Dumbledore其實很殘忍,他告訴我,用愛可以戰勝一切,卻讓我把所有我愛的東西由我身體裡割捨出去。」Harry說著,身體似乎止不住地震顫著,「把愛戀從思想中洗去,但是這種愛戀早就刻在靈魂裡的啊,怎麼把它清出去呢﹖」

「你知道我當時是怎麼過來的嗎﹖」良久,Harry雙手放下來,身體也平靜下來。Luna看著那雙眼,乾淨得很。多少年了,Luna都沒有見過Harry放下防衛的神情。所有人都說戰後的Harry缺少了靈氣,Luna現在或多或少理解了。




~

「我做不到。」Harry跪在地上,「教授,我做不到。」
「你只有做得到,或者死。Potter,封閉你的心靈是你必須學會的事。」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去想他啊,他是我活下去的目標啊。」Harry感到胸口鑽心的痛,整個人沒有了力氣去支撐自己,Harry沒辦法阻止自己的身體震顫著。
「Potter,你放不下。」Snape舉起手中的魔杖,「那放下就是他的屍體了。」
「我做不到。」
「那你就等著你的衛斯理在你面前死去吧。」
「不,不,我不要,」Harry絕望了,他想到某個畫面,「好,好,好,」
「我再試試。」

~

「我愛了Ron一輩子,但是我要讓自己忘了,我要把所有愛收起來,我要變得無情。我把那份感情收到了最角落裡。然後用餘生去想念這份心意。
「有時我覺得和Voldemort本質上並沒有甚麼分別。
「但是Dumbledore說,有。他讓我要記住愛的感覺,但是不能把愛表現出來,要把他封閉起來。
「這是一種折磨。
「你明明很愛很愛一個人,但是你需要把這種愛由血肉裡割捨出來。
「我當年看著Ron,我親手把Ron送到Malfoy手上。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
「但我笑得比所有人都高興。
「我甚至沒有去麻醉自己。
「當時我告訴我自己,這是我的家人。我要祝福他。
「他是最好的,他值得最好。而我不是。
「我一生,都沒辦法擁有自己愛的東西。
「很可笑對吧,我母親用愛把我的命換回來。」

「某程度我和Voldemort很像,他是不明白愛,我是明白愛,但是我這生不可能有。」


在Harry的喪禮上,Luna歎了口氣,拿出了收著很久的手稿,摸著這幾張羊皮紙,念完了手稿上面的文字,自語道︰「其實你比那個人好得多了了,Harry,那個人記不起他愛過人,而你記得啊。」

「你放心,這訪問會讓世人看見的,但等著我死後再出吧,反正我人都死了,那些記者就不可能找到我了,畢竟Malfoy家的人一定不會放過我的。」Luna收起了手稿,輕鬆地與身邊的老朋友打個招呼,老朋友啊,見一個少一個了。

其實大家都沒有悲傷的表情,聽說Harry走得挺平靜的。


~~

就是沒有相信的報道是真的,剛剛就是最真的。

评论(2)

热度(1)